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小奇說:我回南陽還有事呢

時間:2012-09-24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荊小軻 點擊:
轉眼小奇已經是大小伙子了。袖珍的男子漢,驕傲的神情,溫和的眼睛。

想起他沒有出生的時候,我寫的小文,貼下來,算是給小奇的禮物:——


祝福劉媽媽
                 
  孩子一樣的小沛,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她挺著肚子走路時,掩飾不住豐收的喜悅,會用河南的話稱呼肚子里的家伙“俺兒”。她很小心的保護孩子,也更愛護自己,因為在孩子沒有生下來之前,她自己要搶先一步,先成長為一個稱職的媽媽,這是做媽媽的必須。
                 
  可是她脾氣也大了啊,在回河南的十多天里,幾乎每天都有些教訓的話送給我,稍有反抗便哭,便拉上老爹來當支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許是做了媽媽便有了成功人士的自豪?也許是人做了媽媽便會生出一嘴利牙?也許在為教育她的孩子積累寶貴的經驗?也許是要用這樣排斥的方式提醒自己的寶寶——不要像舅舅一樣?也許只是自己太幸福而以為我活得不好?也許只是我真的不好,使她忍無可忍?
                 
  如果孩子生下來,有一張憤怒的臉,一定是因為在媽媽肚子里時,就開始為媽媽不平,就知道那個肥舅舅有一柱充滿犟筋的脖子,就會記得他曾經氣哭了媽媽幾次,然后會飛快的長大,長到小沛覺得可以為自己撐腰的地步。所以,我會在孩子沒有出生前,我要搶先一步,成為一個會投降的舅舅,這是做舅舅的必須。
                 
  所以,我說:我錯了啊,我向老妹道歉。
                 
  老妹對我好,我知道——誰家的妹妹都只會為哥哥好。

不管我是不是明白,肯定我身上,有很多不好,謝謝您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替我做手術。
                 
  要做媽媽的人,最忌諱的就是生氣,我不惹她生氣,所以再也不會抬杠,再也不說難聽話,我每天都在心里把自己檢討一遍,一遍不夠兩遍,三遍,我在心里弄一個禮堂審判自己,我把自行車掛脖子上游街——如果我會做這樣的夢,如果怎樣都不能使小沛不生我的氣,我就打電話問我的媽媽,怎樣才可以送回到我出生的地方。好不好,小沛?
                 
  好不好,肚子里的,肚子外的我的寶寶們?
                 
  北京的小區里,跟小沛一起走路,看著滿載的她,想,新生的孩子要來了,而小沛也是一次新生。幸福變了嶄新的模樣兒,來到小沛的生命里,她是孩子的媽媽,也是生活的孩子,孩子面對嶄新的世界,而她面對嶄新的生活,祝福她。

  很多年沒有在一起說過話,每次見面,都覺得小沛的變化,身材胖了,思想也富裕了,一顆曾經青澀果子,變得飽滿些了,偶爾還可以看到操場飛奔的女孩兒,輕巧,優美,而執著——如果我們還會回憶——便會看到那個善感的小女孩兒她飛的樣子,像一抹粉色花,開在青青校園里——便會透過十幾年的時光,看到初識的她,好奇而喜悅的站在門口看我——你是誰?——便又會背了她,走很遠很遠的路,回到我們的童年,回到媽媽那個黑色的小屋里——便會搖著搖藍,一邊哄她,一邊偷吃給她的餅干——便會又看到她的第一次笑——多么讓人驚喜的的笑啊,咧著小嘴笑過了便找奶——便會聽到她的第一聲啼哭,在那個滿天星斗的夏夜里——便又看到自己勞作的媽媽,挺著肚子去工地干活——便想:生命的開始是那么的一樣而又不一樣。

  生命的過程是那樣的一樣而又不一樣。我們是蒲公英的孩子,開始是聚在一起的,世間無定的風,吹散了我們,便有了不同的人生和命運。懂得小沛是想從她的世界里伸出一把手,拉我去幸福平安的地方,像母親想再有一把手,重新伸向時間的深處,摸一摸我們的童年。
                 
  每個女人,天生就懂得母愛的吧。每個人男人,無論有多老,總還像個孩子。
                 
  小沛要做媽媽了,是嗎?
                 
  小沛早都做媽媽了,是嗎?
                 
  在那個雪夜,哭泣的女孩子尋找小貓的時候嗎?是那個午后,貪睡的女孩而哄自己的枕頭睡覺時嗎,是某個夜晚,和小伙伴們玩過家家的時候嗎?是剛剛學語時,緊緊抱過那只布娃娃的時候嗎?每個女孩子,天生就懂得做媽媽的吧,因為每個女孩子,都曾經被自己的媽媽養大。
                 
  讓我們祝福天下的媽媽們。
                 
  用這短短的文字,向我即將出世的外甥問好,世界歡迎你。



我當舅舅了
                 
  你好
                 
  握手
                 
  我親愛的孩子。
                 
  出生了一個男人,塵世間便多了一個戰友,而且,我幸福的是,這個男子漢將來,會叫我舅舅。不知道為什么覺得不是初見,而是重逢,一定是在某一世,我們在一起喝過酒患過難,現在,他才來找我,要不為什么,我有一點想哭?
                 
  多好。
                 
  一粒小小的芽兒,無中生有的長到了七斤多,這真是神賜的奇幻魔術,生命真是神秘而神圣的,一開始,就那么讓人難以琢磨。愛和愛人,可以輕易造一個人來,而所有的科學和智慧,也難合成一株小小草,一定有一個小小神,指揮這神秘而神圣的工程,一定是神在調度,每一根神經,每一個血管,每一粒細胞,和每一次希望和夢想,完成這神秘而神圣的工程。祝賀兩個工程的參與者,嶄新的爸爸和媽媽。你們真幸福。
                 
  不知道他長得什么樣兒。遺傳的因子,在什么時候,從各地跋涉而來,來到北京,來到那座小小的房子聚會的呢,不知道它們討論的結果怎么樣,不知道是怎么分配的,不知道舅舅派去的代表做了什么唐突的發言,我多么希望它是沉默的,因為,如果想讓孩子英俊一點,品德高尚一點,就需要回避這個難看而古怪的舅舅,無論相貌和思想,都不能走舅舅這條路。
                 
  湖北的老河口鄉村的風是溫暖而純樸的,河南上蔡的土地是肥沃的,河北廊坊是燕趙勇士的故鄉,河南南陽臥龍的智慧美名揚——我希望孩子有好的樣子,好的身體,好的脾氣,這是好的一生開始。
                 
  可是,他哭什么呢,在最初的相逢里?
                 
  哭了,小媽媽還不知是男,是女,生命開始,都是一樣的,那是神教會的第一首歌,之后,神就要退場了,而以后的節目,由他自己負責了。我不知道他什么哭,是因為懷念子宮的溫暖嗎?是因為世界太嘈雜嚇到他了嗎?因為餓了嗎?總之是有一點失望——人一生下來,就是從失望開始的,多么睿智的,充滿希望的安排,那從此所有活著的時光,都是需要努力的,當他第一次笑的時候,誰能知道那小小的心靈里,掠過了什么幸福?生命中最初的收獲與成功,在不在第一次的笑容里呢?
                 
  男人,不哭。
                 
  學會的第一朵笑容,給媽媽,就像以后的日子里,無數次的驕傲,屬于媽媽一樣。
                 
  能說什么呢。當然有很多很多。
                 
  親愛的戰友,我要說的,有很多很多。
                 
  在猛吃吧,在猛拉吧,知道他一定很忙,知道他現在聽不進去我的話,等他愿意聽我的話的時候,也許,我卻不能說很多話了——老邁的舅舅,蹣跚著走向自己歸宿,那時候,如果能扶我一把,我便會拍拍他的肩,說:謝謝你。
                 
  要說得很多很多,來日方長。我當舅舅了。先說句這個,然后喝瓶酒。星空是燦爛的,所有的亮光都是孩子的眼睛,他們看著我,等著我的棒棒糖。
                 
  親愛的孩子們,幸福的和不幸的孩子們,我一個人,靜靜的站在我的小屋里,看著滿天的你們。我點了只煙,仿佛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看到了幸福,也我看到我自己的孩子,我幸福得想哭,我真的能有自己的孩子嗎?其實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也許你們不哭,但我知道你們在看著我,因為,神在看著我。
                 
  神看著我們每一個人。
                 
  你好。
                 
  再,握握手,我親愛的孩子。

                 
作品集荊小軻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股票涨跌价格计算方法 房地产股票指数 浙江20选5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联美配资 享配资 杠杆配资 有富配资 爱上配资 西瓜配资 三分彩 内蒙古快3 股票融资 杠杆倍数 唐山股票配资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今日大盘行情 四川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