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的修行

時間:2012-01-04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荊小軻 點擊:

                
  我一個人習慣了。
  我想一個人過。
  我只會這樣過。
  你們認為我不會的,我都會了。你們做菜不好,才會把做菜,當作一件天大的事,但是你知道嗎,越大的事情,其實越不會神秘,就像越偉大的愛情,其實越純真。
  做菜一點兒也不神秘,我有我的標準,就是我能把生的變成熟的,怎么做是一種快樂,怎么吃又是另外一種快樂。我喜歡綠色的菜,那是人類一切語言和畫筆都表達不出來的真實,那是生命展開的景觀;我喜歡賣菜的老阿姨的問候:加班了嗎,剛下班嗎——這使我覺得自己很忙。
  簡單的做法,豪華的心情。都知道我有時候會喝一點酒,一點酒,加一盤菜,就合成了快樂,就能使我思想,使我憧憬,使我覺得活著有意思,活著的意思就是現在還活著,就是還有飯吃,還會做菜,還有無數可能,還有無論怎樣、怎樣都會好好活下去的念頭。
  有一次,有個朋友問我:嘛呢,也不電我,也不短我。我說,我洗衣服呢。那個朋友居然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大大的問號,超過了人們對宇宙的懷疑,他不相信我這樣的生物能會洗衣服。
  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不能給人以會洗衣服的感覺,就像,我不能給人以好人的感覺,我洗不掉他腦子里的偏見,就像這么多年,我洗不掉心靈里那一些塵埃。但是,這幾年,我的衣服一直是干凈的。我不喜歡男人的襯衣有塵埃的味道。男人的衣服就是男人的旗幟,活著就是體面。
  有一次我看電影,孫紅雷,我看到了他黑色的外套里如雪的襯衣,我看到冷酷的面容下溫柔的心,我就明白了自己為什么會喜歡白色的襯衣。我的內心最最的深處,有一件沒有塵埃的襯衣,它在任何一件衣服里,在任何一種生活里,它永遠沒有塵埃的味道。為了干凈一天,我愿意洗上一千年。人們說白衣服容易變臟,那,好人,是不是就容易受傷?我不是好人,所以我還活著,我不管我是什么人,洗好衣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
  如果我變成了一個嘮叨的長舌婦人,如果聊天也變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事情,我就會告訴他:我自己縫了幾床被子。對,我,是我,小默,在某個秋日的午后,一口氣縫好了三條被子。
  鋼鐵變成了針,才能在布與棉之間往來穿梭,人變得細致,才能在日子里游刃有余。
  我哲學吧,我哲學了又能怎么樣。干細活的時候,不靜下心來行嗎,當我們安靜的時候,不胡思亂想,行嗎,當我拿起針,把兩塊布和一堆棉花,變成一種溫暖時,我不說點什么,鼓勵自己去完成這跋涉,行嗎?
  當我下決心,拆掉第一床被子時,我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個什么人,我洗好了被面和被里,我曬了好幾天,我的被子里都有太陽粒子的味道了,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什么樣的人。我還有兩個可以用,其實那是褥子和被子。我一直用著另外的兩個,而把先前拆掉的那個忘了。直到有一天,我醉了。忽然把心里事情吐到了床上,才真的明白了自己的得過且過。
  那個清晨,我的三條被子都不能用了,我才發現自己是個得過且過的人,只要還有被子用,我就不會把拆過的被子縫起來;只要我不是一無所有,我就不會去想把曾經失去的拿回來;只要我還能走路,我就忘記了醫治自己心里的傷;只要我還茍且活著,我就忘了被自己拆開的,凌亂的,飄在陽光里的青春年華。
  我啊。
  我一口氣縫三條被子。我過得不好,是因為我從來就沒有一口氣縫好過三條被子,以后,我會在縫縫補補中過。我一定會使自己過得暖和,有時候雪下得很大,那時候,我就縫好自己的小屋,在里面好好睡覺。

作品集荊小軻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上证年线是多少 灵菲配资 辽宁快乐12 吉林快3 上海时时彩 青海十一选五 14场胜负 海南4+1 百亿配资 亿多配资 沪股票指数 黑龙江22选5 浙江6+1 股豆网配资 盈策略 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