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遠去的水車

時間:2019-12-20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王安寧 點擊:
遠去的水車


  偶爾在手機上看到一張解放牌水車的圖片,并問:“誰知道它是什么?”我由此判斷,提問者的年齡不會太大。但凡六十歲以上的農村人,對這個老物件應該都十分熟悉。
 
  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建國不久,百廢待興,這種水車就是新中國自己制造的一種鑄鐵提水工具。當外力推動其頭部轉動時,它下部帶齒輪的水平圓盤就會隨之轉動,并有齒輪帶動另一個立式的輪子轉動,靠輪子曳動卡在一個個缺口上面的鐵鏈。鐵鏈子每隔一段有一個提水籃,邊緣由彈性橡膠圓片制成。鐵鏈子兩頭連在一起呈圈狀,上水的一邊從鐵皮管道中經過,鐵皮管道的下端插入水中,這樣就能靠提水籃把水從井下提上來。水車轉得越快,提上來的水就越多。
 
  中國北方地區常年干旱缺水,如何解決水的問題就成了一個制約農業生產發展的大問題。這種水車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發明的。因為是解放后新中國自己造的,所以人們叫它解放水車。
 
  毛主席說:“水利是農業的命脈”。五八、五九年,廣大農民響應黨的號召,在地頭到處打井。兩人一組,一人井下挖土,一人井上絞轆轤吊土,直到挖出水,淘出泥,無法再向下挖。土井大約深三丈多,在井上架上轆轤,就可以手搖轆轤用桶提水了。后來有了水車,可以兩三人推動,連續提水,當井下水供不上提時,就派人下去淘井。下井的人為了御寒,經常先喝幾大口白酒,再給渾身抹上,頭戴柳條帽就下井去了。就這樣把井下的泥一桶桶吊上來,增加井的深度,直到來水量增加,復又架上水車抽水。生產隊養牲口的飼養室是平日用水大戶,因此各隊的第一口井往往都打在飼養室門外。
 
  我們保王村后西組飼養室外,就有一口水車井。每日下午飼養員王克善都會手拿木棍,跟在牛屁股后邊吆喝,讓其別偷懶,走快點,偶爾會在牛屁股上打兩下。只要牲口像拉磨面碨子一樣圍著井臺轉圈兒,水就會從鐵皮筒子不停的冒出來,再從鐵簸箕流出。他每天要先把飼養室的幾口大缸和大鐵鍋擔滿,再灌滿旁邊的混凝土大水池,才會給牲口卸套。社員家里要用水,就得自家去推水車。水車一個人推起來很吃力,擔水的人往往要等到另一人出現時相幫才行。所以下午生產隊套牲口曳水車時,很多人家都會趁機把自家的水甕擔滿。
 
  1968年冬季遇上大旱,公社號召抗旱保苗。那時社會上剛剛興起方便的鐵皮水桶。為抗旱隊里號召各戶買,誰買桶隊里給誰補貼幾元錢,全隊一下買了幾十副。代替了之前又重又笨的木水桶,解決了抗旱的工具問題。從井臺到地里一個來回至少二里地,一晌至少要擔三四十擔水。那時我剛從學校回去不久,肩膀磨得又紅又腫,但始終咬牙堅持著,擔水的功夫就是那時練出來的。路遠了,一個肩膀撐不下來,途中必須換肩。換肩時兩肩向上一閃,兩手配合向上一推,使水擔瞬間騰空離肩,同時另一邊肩膀迅速轉過來,讓擔子剛好落在上邊,腳步不能亂,水桶的水不能溢出。換肩的功夫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練出來的,肩膀不脫幾層皮就甭想。為了多出水,隊里把平日舍不得使喚的棗紅大騾子套上,專門派一老漢吆牲口。有人來擔水水就接在桶里,沒人時就流在一旁的大池子里攢著。一擔水澆不了席大一片地,看著干渴的麥苗喝上了水,肩膀雖疼心里還是很高興的。那一場抗旱運動少說也有十天半月,它使我徹底熬過了勞動關。至今扁擔上肩,仍不服小伙子們。
 
  有了解放水車,生產隊為解決社員吃菜問題,在村西北機井處建起了菜園。王富貴、王向德倆老漢負責種菜,不到一畝地的菜園,韭菜、黃瓜、茄子、辣椒、西紅柿,一應蔬菜都有。需要澆地時就從飼養室拉一頭牲口套上拉水車。社員們地里下晌了,回家梢一把菜;誰家來客人了,就去隊里菜園買幾樣新鮮菜,確實方便了許多。有時候菜地里攢的菜多了,種菜人就會全部割(摘)下來,在場里分成三人、四人、五人的堆,收工后各戶按自家人口數,拿取相應的一份。那是一種小集體的自給自足,在生活物品奇缺的年代,也給人們帶來了驕傲和滿足。直到六十年代后期,我們隊買了一部隴西十二匹柴油機,水車的轉速大大提高,因此故障也不斷出現,代之以新興起的抽水泵,水車至此慢慢退出了歷史舞臺。不過我們飼養室門口那部水車,卻一直用到了一九八二年土地下戶,成了全隊的功臣水車。當年寶貝似的解放水車,后來大都成了堆在生產隊懶圈里的拴牛樁,閑在一旁訴說那曾經缺水的過去。
作品集王安寧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贵州11选5 快盈盘配资 汇丰鸿利 pc蛋蛋 怎么看股票涨跌几个点 四川金7乐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 皇冠体育比分 金诚无忧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湖南黄金 北京时时彩 二分彩 福建十一选五 黑龙江6+1 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