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社會|歷史 > 歷史軍事小說 > 穿越之俠骨神醫 > 第一卷 > 第十章 我還有一個條件
第十章 我還有一個條件



更新日期:2019-12-01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住手!”一個男子的聲音大喊道,接著沖上來,抓住了童千斤的手腕。
“葛根!你干什么?少管閑事!”童千斤驚呼道。
這時,茯苓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葉家的仆人葛根在這里?也驚訝的問道:“葛根,你來干什么?”
葛根痛快的回答道:“茯醫師,稍后告訴你怎么回事?童千斤你是不是想找事啊!”
“哎吆!疼!你放開我。”童千斤努力掙扎著,雙手已被葛根反擰到后背。
“三天未到,你太欺負人了,不服你試試。”葛根說著又加大了力道。
“葛根你不要囂張,你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這是我們家事,不用你管!”童千斤怒吼道。
“我就是愛打抱不平!怎么著吧。”葛根雖然是葉家的仆人,但是同時擔負著葉家安保巡邏,所有平時沒事學了點功夫,對付一般地痞流氓當然是綽綽有余。
“葛根我告訴你,哎吆.......,我有師父的遺囑,房子是我的,這個死丫頭有什么?”童千斤仍然不服輸,硬著嘴皮子爭辯道。
“呶,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是什么?”葛根說完,從懷中一張白紙,這正是存仁館的房契。
茯苓驚喜的跑過去,把房契拿到手里,驚喜萬分。感覺此時萬般委屈在那一刻釋然了。
茯苓轉身拿著房契在童千斤面前搖晃著,說道:“童千斤,你看好了,從現在起,存仁館不是你待得地方,跟我滾!”
童千斤眨眨雙眼,始終不相信這是真的。掙脫掉葛根的手,大罵道:“死丫頭,你等著,我還會回來的!”說完領著幾個狐朋狗友走了。
茯苓看著已經回來的存仁館,心中喜悅無以言表。隨后便吩咐人找那幾個懂醫的伙計。葛根一看事情基本處理完了,便要告辭。
茯苓這時走過來說道:“葛根,今天謝謝你,我送你吧。”
走在縣城的胡同里,人來人去,街道如此繁華,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茯苓憋了很久的話這時說了出來,對葛根說道:“葛根,我有話要問你。”
葛根看一眼茯苓,知道她有話要問,便說道:“說吧,我知道你想問什么?”
“其實我想問你,今天怎么突然送來房契?你家少爺先前給我說,等我們醫術比試分出高低之后,再談房契的事情嗎?”
“我估計,我們家少爺可能是怕耽誤你們比賽的日程吧,怕影響你比賽發揮,即使我們家少爺贏了,也不公平啊。所以我們家少爺找老爺要來了房契。提前把房契給你了。”
“是啊,就是到了第三天,我拿不到房契依然不能要回存仁館,畢竟離比賽還有五六天的時間。真的要謝謝你們家葉少爺。”茯苓此時突然對葉秋白頓生好感,心里存滿了感激,不知道真的見到葉秋白不知道如何面對?他難道真的為自己著想嗎?還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哎,不多想了,反正房契在手,一切萬事大吉。
“我們家少爺自從不傻了之后,這醫術可大增啊,而且醫者仁心吶。他對每個人都很好,比如說,他還給麗春院的妓女看病,要是換做別人,誰愿意給煙花女子看病,都怕臟了名聲不說,以后這生意怎么做啊。”葛根說完,眼神中出現崇拜的目光。
茯苓這時才明白,原來她誤會了葉秋白,而且誤會的如此之深,隨著葛根的解釋,她也感覺葉秋白的形象自己心中突然高大起來,一種特殊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哦。茯醫師不用送了,謝謝你。”
“你還客氣什么,我該謝謝你才對!”
“謝謝我們家少爺吧!”葛根嘻哈著跑遠了。
茯苓送走葛根后回到存仁館,看著房契,想起了去世的師傅。忍不住落下淚來,自言自語道:“師父,你放心,我會讓存仁館發揚光大!”
終于到了陰歷六月初一,比試定在京城的回春堂。今天只見回春堂門口擺著花籃門牌,旁邊有個牌子上寫著“今日看病一律五折優惠!”,一紅一白兩只繡錦獅子正隨著鑼鼓聲歡快的舞動著,周圍滿是圍觀的人群,因為大家都知道今天是回春堂和存仁館比試醫術的日子。
“快來看看啊,消費集滿十個小紅花免費拿藥一次。”葛根對來往的人群介紹著館里的新活動。這一套當然是葉秋白自己從現代社會帶過去的。
眾人一聽便駐足圍觀,這可是一件新鮮事。
“茯醫師你來了!”葛根老遠就看見茯苓向這面走來,她后面跟著戴眼鏡的老頭和幾個存仁館的伙計。
看到茯苓來的這么早葉秋白頗有些意外。
“茯醫師,來的挺早啊。”葉秋白笑道。
“怎么不歡迎嗎?”茯苓語氣冷淡。
“哪里?怎么會呢?茯醫師來了,我回春堂蓬蓽生輝啊!”葉秋白依然笑道。
“哦,我真是要謝謝你還給我房契,不過你也不要神氣,畢竟我們還沒有比試!”茯苓瞥了葉秋白一眼,還是有些不服氣。
葉秋白樂了,微微一笑說道:“茯醫師,你不用謝我,我只過是怕少一個給我比試的高手而已,況且你也不想留下遺憾,不是嗎?”
茯苓臉色緋紅,不知道說什么,畢竟欠人家一個人情。心想一會有你好受的。這時葉秋白看到茯苓臉色紅暈,突然壞笑著離開了。
“臭流氓!不要臉。”茯苓暗罵了一句。
存仁館的哪位老者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說道:“葉少爺,謝謝你救了我們存仁館,不過事情一碼歸一碼,聽說你醫術高超,而且還能施展問命針法,老頭子我仰慕不已,不知道今天能否也展露下醫術,讓老頭子我也開開眼?”
哪位老者這番話講的極有技巧,聽起來像是在捧葉秋白,但實質上多少帶著一些挑釁的意味。
存仁館這么多年名聲在外,從來都是中醫界的標桿,還未曾輸給過誰,沒想到竟然被回春堂給壓了一頭,老者心里自然多少有些不服氣。雖然已年近古稀,但仍舊有些爭強好勝,尤其是在中醫學上。
“前輩過獎了,我只不過是稍懂一些醫術而已,哪里敢在您老面前賣弄。”葉秋白急忙推脫,他還是十分敬重老人的,雖然第一次在存仁館有所不愉快。
殊不知他這番自謙的話,在老者聽來,更像是一種自大。
“年輕人果然盛氣十足,正好你們回春堂今天來了不少病人,我們不妨借機切磋切磋,就當互相學習了。”說完老者直接一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葉秋白進堂比試。
“這……”葉秋白一時間有些為難,難道這就算是開始了嗎?這老者的醫術還真是沒有見過,莫非存仁館也是藏龍臥虎之地。但現在老者堅決的態度,似乎不容自己拒絕。
“葉醫師,你就亮一手給他們看看。”眾人慫恿道,似乎也十分期待,因為有人見過他給李家小姐看過病,傳的神乎其神。
“前輩,請問你是代表存仁館呢?還是茯醫師代表呢?”葉秋白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老者輸了將會丟盡存仁館的臉面,到時候茯苓再插手也會引起大家的嘲笑。更何況第一局便退縮,不像是存仁館的做派。
眾人也是期待葉秋白和茯苓過招,二位都是中醫界的翹楚,他們兩個比醫術的話,定然會是一場好戲!所以眾人紛紛指責老者不知好歹,充什么愣啊?當日厲害怎么不治好李家小姐的病,真是馬后炮!
對于他們的比試大家不禁翹首以待,當然,部分人認為茯苓肯定穩贏,葉家少爺畢竟是一個傻子,誰知道中途范不范病呢?
“怎么,葉秋白,你怕了嗎?如果你要再不敢應戰,那就說明你是個只會裝神弄鬼的庸醫,就請你以后退出中醫界,別再害人!”茯苓突然站出來咄咄逼人道。
上次眼看葉秋白治好了李家小姐,她內心仍然憋著一股火氣一直到了現在,所以很想利用這次機會打一個翻身仗。
哪位老者相信茯苓能贏,想起上次葉秋白給李小姐治病的過程,他感覺葉秋白倒更像個神棍。
“好,那我便與你切磋切磋。”被茯苓一激,葉秋白便張口答應了下來。
“慢著!我還有一個條件。”此時韓雪突然出現在大家面前。
第一次見到韓雪的人都驚呆了,這簡直就是仙女下凡啊,極品女人。她的出現讓喧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
“什么條件?!”茯苓不耐煩說道,瞥了韓雪一眼,心想她能有什么好主意。
葉秋白也驚訝的看著韓雪想說什么。
韓雪哼了一聲,笑著說道:“你若是輸了,不光是存仁館歸回春堂所有,茯醫師你也要嫁給我相公,如何?”
“你......”茯苓有點惱怒,這外表美麗的女人怎么心腸這么黑啊,雖然她對葉秋白有好感,也不至于輸了比試就要下嫁吧。
此時葉秋白滿心歡喜,這是怎么了,難道今天開掛嗎?又要抱得美人歸不成?他不知道,韓雪的鬼主意,讓茯苓嫁過來主要是想折磨她,誰讓她把自己氣的夠嗆,你不是想要我男人嗎?行啊,我成全你,不過你始終做小,伺候我一輩子!
“真羨慕葉家這傻小子,兩個漂亮媳婦!”
“真他媽,傻人有傻福啊!”
“嫁給他!嫁給他!”
眾人慫恿著,興奮的看著這出戲怎么演。
开心点心客服
美年大股票代码 台湾快乐8走势图 3d天齐网预测 pk10赛车6码345678公式 长春麻将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 捷报比分足球即时比分手机捷报比分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 北京快乐8 赛车图片 永久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宝博棋牌官方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推 蛇和梯子 怎么做网站赚钱 四川麻将及时雨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