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古裝言情小說 > 傾世獨寵:愛妃是首富 > 正文 > 第十四章 太子殿下
第十四章 太子殿下



更新日期:2019-05-09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曼盛琛自然也發現了這問題,挑眉側頭看向在那欣賞天空的女人,心下好笑不已。

以不變應萬變,無聲勝有聲,這招用得不錯。

他就說,她怎會是那種草包無腦的小姐,她腦子里不知有多少計謀呢!

豈是那些無知深閨少女能比的,估計之前那些無腦的行為,也是她計劃中的一些。

溫暖要是知道曼盛琛這么想,一定會大聲告訴他,你真的想多了。

之前無腦的行為,原身是真的無腦,而她現在不過是不想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么掉價的事而已。

白柔柔也沒想到,這次溫暖這么能忍,上次不是說幾句而已,就跳起來打人了嗎?

在轉眼一看曼盛琛,就想到,那個女人一定是不想在他面前丟臉。

哼,一個沒人要的草包,一個她不要了的郡王,有什么了不起了。

遠遠的她看到了一個銀色的身影,心開始撲通撲通的跳著,他回來了,他來了!

五日前就聽說他回來了,可她不敢貿然出現在他面前,她想要矜持,想要把最好的自己展現在他面前。

她已經有三個月未曾見到他了,白柔柔貪婪的望著那個身影,直到見到那熟悉的俊顏,心下想著怎么向前問好。

卻見到他走向曼盛琛那邊,以前她還可以借著他未婚妻的名義,在他身邊,跟心上人交談幾句,可現在她沒那個身份了。

可她也不后悔,她要不脫掉那個身份,她又怎能嫁給他呢!

溫暖正在神游,突然眼前多了個身影,她回神看過去,不由自主的喊了出來,“我去,妖孽。”

“你說什么呢?”

一旁正想給他介紹的曼盛琛聽到這么大逆不道的話,氣得想罵人,對他這么無理也就算了,對這人她也敢。

“趕緊跪下,跟太子殿下賠禮道歉。”

“你別嚇到人家。”

太子曼盛廷用折扇敲了一下曼盛琛,轉頭看向一旁,用著不可思議眼神望著自己的女人。

“你就是六弟將要迎娶的王妃?”

溫暖望著眼前那帥氣得來又美得不可方物的男人,就連收折扇的動作都這么的帥氣,更沒想到還是個儲君,這簡直就是高富帥最高配啊。

心情一下子就大好起來了,說話的語氣也歡快不已,“你是想問,我就是那個草包無腦的溫國公府五小姐吧?”

“哈哈~~”曼盛廷爽朗的笑了,回來幾天陰郁的心情,因為她這一句直白的話明朗了起來。

這樣直爽的性子跟一個人很像,就連她剛才那句,“我去,妖孽。”也是那么的熟悉。

正是因為她說過,那神情那驚訝,那語調都讓他覺得熟悉不已,所以他才沒責怪她。

“沒想到,郡王妃還是個有趣之人。”

“你是第二個這個夸我的。”溫暖傲嬌著,想想又不對勁,“誒,誒,我還沒嫁給他呢!”

溫暖意思很明顯,我還不是什么郡王妃,也不稀罕。

“哈哈。”曼盛廷又是爽朗一笑,睨著一旁有些郁悶的曼盛琛,調笑道:“這么多年,總算有人跟本宮一起當面嫌棄六弟了。”

這話讓曼盛琛著急了,轉頭怒視著心情很好的溫暖,冷聲質問:“就這幾日了,你還想嫁給誰?”

“我要是能選的話,我絕對不選你。”

溫暖在眼前帥哥爽朗的笑聲下,心情好了,膽子也肥了。

“你……”

曼盛琛氣得話都說不出了,整個曼城除了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他最受歡迎了,有多少女人想著嫁給自己,而她既然說不想選自己。

這么膽大直白的性子,很對曼盛廷的胃口,他笑得異常的燦爛,“看來本宮不在曼城的這段日子,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不遠處的白柔柔,望著那個笑意連連的男人,心情可不美了,因為他的笑容,是因為那個令她討厭的女人所笑了。

她沒看錯,那個克星不過是三言兩語而已,引得他連連大笑,是人都知道他心情不錯。

之前看那個克星不順眼,是想著幫姑姑出氣,克死表姐,她就不讓她好過。

可現在看她是哪哪都不順眼,那個女人有什么好的,能讓太子殿下笑得那么開懷。

溫暖這邊還在懟曼盛琛,曼盛廷依舊在旁看熱鬧,而皇后遠遠便看到自己兒子開懷大笑的模樣,嘴角也跟著彎彎翹起。

皇后走近后,眾人開始行禮,溫暖也不得不跟著下跪行禮,可心里總有些不舒服,不是很適應。

好在這個皇后不拿喬,立馬讓人起來了,她以為這種大人物跟自己沒關系的,沒想到人家偏偏走了過來。

說的第一句話,卻是那么的耳熟,“你是琛兒將要迎娶的王妃吧?”

我去,這太子殿下跟皇后絕對是親生的,連問第一句話都出奇一致。

既然點到自己了,溫暖總不能像跟太子一樣,跟她玩笑吧!

學著宮廷劇里那樣行禮,“溫暖給皇后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

“喲,是個嘴甜的。”皇后因著自己兒子開心,所以對她也有幾分好感,“抬起頭讓本宮瞧瞧。”

“是。”溫暖緩緩抬起頭,直視著這母儀天下的皇后,卻被她的美貌給震驚到了。

而皇后見到她的容顏時,也震驚不已,太像了,太像一個人了。

但她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縱使心里驚濤駭浪著,可心緒已經收拾好了。

發現她正望著自己發呆,不由的笑了,“怎么,本宮臉上有東西?”

“不是。”溫暖回神,結巴道:“臣女是被皇后娘娘天人般的美顏給驚呆了。”

“噗……”一旁的曼盛廷又一次笑了,這驚呆了兩個字,可是小九九經常說的,這里的人沒聽過,她母后估計也不懂。

“你笑什么?”皇后嬌嗔的笑罵了一句。

“母后懂驚呆為何意嗎?”

“何意?”

溫暖怕他們誤會了,忙開口解釋,“就是折服和敬佩到極致的意思。”

“哎喲,就你嘴甜,本宮都老了,哪還有什么美顏。”

話雖這么說,皇后心里卻美滋滋的,她的美世人共睹,可自從入了宮墻,這些話也就沒人敢跟她說了。

开心点心客服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lm0 顶呱刮 时时彩 大乐透一百期开门彩 龙江麻将玩法 深圳11选五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怎么样才能利用网络赚钱 河北快3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华军 好友房麻将免费下载 河南快三往期开奖结果 大赢家足球比分直播 qq广东麻将外挂 一分钟时时彩开奖官网 炸金花闷牌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