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二十七章:小谷被拍走
第二十七章:小谷被拍走



更新日期:2019-08-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炎翼谦接起南墨的电话,南墨的口气好像不太好。

“怎么样?”炎翼谦口气中多?#35828;?#39076;抖,很怕从南墨口中听到不幸?#21335;?#24687;。

“嗯,现在有个棘手的问题”,南墨少有的认真。

他正盯着电脑上一张图片,图片显示是一座大游轮,跟普通游轮差不多,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嗯,然后?”,炎翼谦深呼吸一口气,看来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

“查到了程小谷具体位置,但是情况?#35748;?#35937;中的复杂。定位我发给你,我叫上禹柏,在那里会合”,知道时间紧迫,只能先发定位后续再论。

“好”,炎翼谦挂?#35828;?#35805;,看着定位皱了下眉头,怎么是在海中央的?

最近的禹柏真的是得了相思病,时时刻刻都在想那张俏皮的笑脸,搞得他每日都像个痴汉一样,盯着手机傻笑。

突然手机响起,吓得他?#35835;?#19979;,手机直接摔了下去。

“靠,哪个孙子来吵老子!”禹柏拿起手机一看是南墨,接了之后准备开骂,就听到南墨一本正经的语气,还带点焦急。

“日不落码头集合”,南墨也不废话,直接说地点。。

“好。”,接着,套上外套,临走前还不忘带烟,也召集了人手,直接出发。

刚好,炎翼谦停好车,南墨和禹柏也的车辆也接连抵达。

禹柏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南墨拿起平板电脑,点出具体位置。

“在这游轮上面”南墨点出一张游轮照片。

“这里,打着商人聚会的旗号,经常进行桃。色交易,以拍卖的?#38382;?#36827;行交易,达成交易的话可以将人带走在游轮上度过美妙的一天。即使政府一直在打压,但是这个组织毫不畏惧,后台也是很强?#30149;!薄?#21335;墨手下平板电脑,抬头看着炎翼谦,接着说。

“她就在里面,而?#19968;?#26159;等会的拍卖对象”,南墨刚说完就感觉上一股强大的杀气在身边围绕。

“这么说我想起来了,之前还找我谈合作这个项目来的,我拒绝了,不是我底下的组织”,如果是他底下的组织,他不弄死他,敢打兄弟女?#35828;?#20027;意。

“走”,炎翼谦眼神望着远处,商?#35828;?#21957;觉都很灵敏,炎翼谦不觉得单凭刘晓亲,能将程小谷弄到这种地方来。

是谁都好,他再也不是10年那个任由人追杀的羔羊了。

程小谷被拍卖会拖了下来,手臂又被注射了一针,接着被扛进了一个房间。

来到一个房间,直接被甩在地上,又被拉起来绑住,接着用手铐将她双手双脚锁在椅子上。

“咯!咯!咯!?#22791;?#36319;鞋踩地的声音响起,程小谷看到站在眼前的刘晓亲。

“看来还是不能?#25293;恪保?#31243;小谷眼里满是厌恶,她真的很蠢。

“哼,你也是,真善良,善良到让我觉得恶心”,刘晓亲捏起程小谷?#21335;擄停?#24515;情好像很愉悦。

“你最好是放开我”,程小谷扭开头,不想看刘晓亲此时的嘴脸。

“小谷,你还记得初中时候,咱?#21069;?#37324;那个与其他学校的男同学在旧房子里做羞羞事后照片被流传吗?”刘晓亲坐在程小谷面前。

“你想说什么?”程小谷当然记得,那时候那个女的都被逼到跳河自杀了。

“因为她?#19981;?#19978;了我?#19981;?#30340;那个男孩子,而该死的男孩也选择了她,所以,我只能让她身败名?#36873;保?#21016;晓亲说得淡定自若。而程小谷听完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还有,高中那个谁,叫什么英的,后面被绑在小巷里全身赤裸你也记得吧”,刘晓亲看了炎眼自己的美甲,很满意。

“刘晓亲,你真不是人”,程小谷非常愤怒,她当?#26412;?#35273;得奇怪,平时斯斯文文女孩子们怎么都变成这样。

“小谷,还记得隔壁班那个?#19981;?#20320;男生吗?后面也因为父母亲离异,他跟?#25293;?#20146;离开了”,刘晓亲好像没听到程小谷的话?#35805;恪?/p>

程小谷没有说话,她记得,那个男孩还挺老实善良的。

“那是因为找了人上了他妈,又让他爸当场抓到”,刘晓亲抬起自己的双手,这手真好看。

“你有病!”,为什么以前她不知道刘晓亲这?#21019;?#27602;。

“小谷,其实只要你乖乖在我身边当一只丑小鸭,乖乖的听我的话,而不是抢了我的风头,还抢了梁浣,我们还是好姐妹的,你说是吗?”,刘晓亲突然嘟着嘴巴说着,样子好不委屈。

“哼,刘晓亲,你真的有病”,程小谷觉得刘晓亲病得不轻。

“所以,我只能在梁浣面前演一些戏,例如你妈妈是因为出轨被你爸抓到了投江自杀,但你自己觉得很难堪,编造是你妈得病走了。”刘晓亲说得时候,看着程小谷的表情,她知道程小谷在意什么。

“刘晓亲,你有病就赶紧去治,你污蔑我妈妈做什么!”,果然,踩到了程小谷的雷区。

“还有,还?#24515;兀?#35828;你爸抢劫杀人逃罪了,现在还?#24184;?#27861;外,你说,我是不是适?#20808;?#24403;编剧”,刘晓亲笑的好不开心,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个赞。

“你这种人,迟早会下地狱的,你不得好死”,无奈程小谷双手双脚被手铐拷住,不然,她真会被刘晓亲千刀万?#23567;?/p>

“小谷,我遇到那么多人,其实,我真的很爱梁浣,怪就怪在你被他的心偷走了,你知道吗?他就连睡着了都在?#24515;?#30340;名字”,刘晓亲眼神黯淡,她怎么会不如程小谷呢?

“哼,那是你活该。”,眼前的女人真的一点都不值得可怜。

“小谷,你真的很好,从小都有人护?#25293;悖?#23601;算你没学历,没背景,还是有人为你拼命,把你护得一尘不染,但我呢?我真?#20992;?#20320;,恨不得你早点去死,真的,我希望你死”。刘晓亲突然转变了个人似的,眼神变?#20040;?#27602;。。

“但是,我觉得直接送你去死太便宜,?#19968;?#26159;想让你死前好好?#20146;?#36825;辈子的事,哈哈”刘晓亲说完哈哈大笑,自我陶醉?#23567;?/p>

这时,拍卖行上的油腻男打开房门,一脸色眯眯的走了过来,眼神只盯着程小谷。

“小谷,放心,我会记录好的”,刘晓亲说完,拿起一台摄像机,对着油腻男妩媚一笑。

“先生,不介意我在旁帮你拍摄,为今晚这美妙的一夜留个纪念,她?#19978;不读耍?#20320;也?#19981;叮?#23545;吧”,刘晓亲说完,打开摄像机。

“哈哈,?#19981;叮不叮?#23567;人儿?#19981;?#30340;我都?#19981;丁保?#27833;腻男说完,抚摸着程小谷的小脸。

程小谷一阵恶心。

刘晓亲乐此不疲,找了好的位置把摄像机固定起来,然后对着程小谷摇摇手,准备出门。

程小谷绝望的呐喊,连流满面。?#26434;?#27492;时,手无寸鸡之力的她而言,就只能这样了吗?

“砰!”大门被踢开,连带门口两名黑衣人被踢了进来。

炎翼谦一进门,就看?#25509;?#33147;男正对程小谷下手,瞬间宛如地狱修罗般。眼里满是杀气。

开心点心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