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先行后爱,老公请听话 > 正文 > 第二十六章:另类拍卖会
第二十六章:另类拍卖会



更新日期:2019-05-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谁?方秘书?”许何晴听到了陌生的名字,她有点?#24187;?#30333;。

“对,方秘书能联系到炎总裁,炎总裁就是程小谷现在的男友,我先想个办法”梁浣说完开始打电话,看能不能要到方秘书的联系方式。

“啥?总裁?小谷男友?!”许何晴知?#32769;?#22312;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但是免不了还是惊讶了一番。

原本坐在饭桌上的炎翼谦正在跟凌家一家人用餐,今天爷爷也参与此次聚餐,想必今天谈的必是他们两家联婚的事。

炎翼谦正想着等会该怎么解决时,此时手机响起,一看是方秘书的,他紧皱着眉头,按理说,方秘书是知道他今天的行程的,怎么还打过来。

炎翼谦说了句抱歉后起身走开接?#35828;?#35805;,身后还是凌家人赞赏的眼光以及炎恒利骄傲的眼神。

可是没一会,炎翼谦一脸匆忙回来拿起外套,鞠个躬道歉后直接离开饭席。

留下错楞、不解与愤怒的眼神。

驱车直达程小谷楼下,看到梁浣与一女站在那,炎翼谦眼神狠戾的盯着梁浣。

许何晴看着这来势汹汹,气?#21490;?#20961;的人,梁浣低声说就是程小谷的男友时,许何晴心里还是忍不住赞叹。

“小谷呢?”炎翼谦眼神直逼梁浣,与上次在医?#22909;?#21475;那个爱理不理的人彷若两人。

“总裁,目前一直联系不上,单位上班也一直没消息”,此时的梁浣显然是被炎翼谦的气势压倒。

炎翼谦看了梁浣一眼,?#26412;?#36208;上程小谷的租房,拿起备用钥匙打开房门,但是他不?#24066;?#26753;浣进入,也不肯许何晴进。

许何晴报上身份时,炎翼谦淡淡看了一眼才让她进来,但是梁浣也只能站在门口的份。

果然,男人小气起来也没不比女人差啊。

炎翼谦进屋没发现异常,有的是沙发上上凌乱的床被,炎翼谦打开手机打了程小谷电话,发现房间传来了程小谷手机铃声。

炎翼谦狐疑的进去,只见程小谷手机躺在床柜上震动,但空间空无一人,许何晴醒目的打开衣柜到处检查,还是没有发现?#35009;礎?/p>

最后在调查监控的时候,许何晴和梁浣同时倒吸一口气。

“我想,那个人是许何晴,他的现任,程小谷以前的好友,***,这个贱人”,许何晴一提刘晓亲,也跟着爆粗口。

炎翼谦在考虑要不要报警,万一警方介入导致撕票怎么办?

想了想,炎翼谦先打电话给了南墨,让南墨先调查。

——

程小谷感觉自己双手双脚被捆得难受,明明想睁开眼,眼皮却沉的睁不开眼,迷?#38498;?#31946;听到耳边有交谈声。

突然有人撩起她的手臂上的衣服,直接打了一针下去,程小谷明显觉得不对劲,但全身就是无力,好不容易用尽力气睁开一丝眼缝。

她看到有个穿着性感暴露,手里叼着烟,一头长卷发的妖艳女子正吸着烟看着她,又吩咐着两个黑衣男往她手臂上再注射一针。

?#29677;擰!?#21834;。。”程小谷开始感知到手臂的痛感,他们在注射?#35009;矗?#31243;小谷开始摇晃着头想反抗。

“呵呵,还是老?#20498;?#19968;点,进来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牡丹吐出一口烟,嘴角冷笑,进来这里的,这辈子也只有卖。身的命了。

这是今天刚来的,看着这姿势算是中?#31995;?#20102;,加上这穿着睡衣?#38498;?#21333;纯的样子,估计那些变态男?#19981;?#36825;口味,今晚应该会开出个好价格。

“别碰我”,程小谷不知哪来的劲,突然推开在她手臂上注射的黑衣?#23567;?/p>

“?#23613;保?#38450;不胜防,另外一个黑衣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直接打了程小谷?#35805;?#25484;。

本来恍惚神志不清的程小谷直接倒在地上,又陷入昏迷。

?#30333;?#19981;量力”,牡丹摁掉烟头,走过来抓起程小谷的头发,眼神狠戾的说。

“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改变?#35009;矗?#25105;都改变不了,乖乖听话,不要受皮肉苦,这吹弹可破的肌肤,我可舍不得,好好爱惜自己,晚上肯定会有个好价格,以后你的路也好走,哼”,说完,放下程小谷的头发,示意大家关门出去。

紧接着,程小谷又陷入昏迷状态。

不知昏迷多久,直到程小谷再次被人摇醒,哦,不对,正确的话是用脚踢醒,昏暗的光线,潮湿的地板,她有点呆滞的盯着面前的人。

这是哪?她有点呆愣,直到有人架着她准备带她离开时,程小谷才开始挣扎。

她?#36824;?#20102;?这是要带她去哪,她有点恐惧,在她挣扎时,啪的一声又挨了?#35805;?#25484;。

紧接着,直接拖着她走出,?#39277;?#20809;线暗淡浅黄的走廊,柺过几个弯,搭了上楼的电梯。

当程小谷缓下神,再次睁开眼时,只见自己被一个舞台下面。

而舞台上,好多人站在上面,仍?#19978;?#38754;的人举着牌子拍卖价格

等等,她她被人拐来卖身?

此时程小谷顾不?#30333;約何裁?#20250;来这里,她只想挣脱,心里的恐惧加深一万倍,心里一直呼?#30333;?#28814;翼谦。

炎翼谦,你在哪,在?#38476;。?#28814;翼谦。

当程小谷绑着双手被带到台上时,楼下各种唏嘘声,别的女人都是打扮得很艳丽性感,这个怎么就只睡着睡衣?#20384;矗?#20294;更加引起?#35828;?#19979;那些色男?#35828;?#27880;意。这样更显得鲜嫩无比呢。

程小谷看着底下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后退了几步然后想拔腿跑,没想到?#30452;慌员?#40657;衣男赏了?#35805;?#25484;,这巴掌的力道足足超过前面拿两巴掌。

只见程小谷被打?#38376;?#19979;,嘴角渗出血,眼神恶狠狠,犀利的盯着眼前打她的男人。

这个行为激起底下那些兽yu满满的人,大家都爱小野猫,而且还是这么可口的小野猫。

“5万!”,突然有人举起牌子开始标价,不错,第一次起价就已经是今晚的最高价了。

牡丹叼着烟开心的看着台上的程小谷。

不错,果然是棵摇钱树,当时被经理带过来的时,经理还特地跟她说今晚会是个好价格,她还不信。

随着喊价的人越来越多,程小谷开始麻木,炎翼谦发现她失踪了吗?#24656;?#36947;她现在的处境吗?

最后?#35895;缓?#21040;了?#35805;?#19975;,这显然出乎了牡丹的意料,果然是棵摇钱树啊。

而程小谷看着喊价的人,更加心寒,是个秃顶的中年油腻男人,胃里忍不住一阵翻滚。

她,是不是要完了。

开心点心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