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孩子你慢慢來(12)

時間:2009-08-21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龍應臺 點擊:

    到了之后做什么?潔西卡坐到早餐桌上開始吃媽媽準備好的面包和乳酪;桌上已經擺著牛奶和果汁。丹尼爾快步沖到積木毯上,開始一天的巨大工程;瑞莎乖巧地挨到克拉太太身邊去,要了把小剪刀,動手做紙燈籠;路易和多莉正在角落里扮演醫生和護士,多莉懷里抱著一個生病的娃娃,很心疼的樣子;玩組合玩具的卡爾和湯瑪士正在怒目相視,馬上就要廝打起來;華安正從墻邊玩具柜里抽出一盒拼圖,今天早上,就從這個開始吧!

    “要來的孩子實在太多,我們校舍來不及建,所以,”園長正在向媽媽解釋,“所以就擠了點。這個小班,現在一個老師帶四十個孩子。”“我們校車一大早去巡回接小朋友,到校時間大約是早上八點。”園長指了指停車場上一列排開的娃娃車。“八點到了之后做什么呢?”媽媽細細地問。

    “八點到九點是自由活動時間,孩子們可以在操場上玩。九點開始上課——”

    “上課?上什么課?”媽媽詫異地問,她看見教室里三歲大小的孩子,好像坐都坐不穩的樣子。老師聲嘶力竭地在說什么,娃娃們有的在說話,有的在扭動,有的在發呆。

    “我們有認字課、美術、音樂、體育、算術,還有英文……早上三節課,每一節四十五分鐘。”這豈不是正規小學了嗎?媽媽開始擔心起來:華安從來還沒有經歷過“組織”性的團體生活,他不曾排過隊伍,不曾和小朋友動作齊一地對“老師”一鞠躬,不曾照固定位置“排排坐”過,更不曾上過所謂的“課”。在他的幼稚班上,小朋友像蜜蜂一樣,這兒一群、那兒一串,玩厭了積木玩拼圖,玩厭了拼圖玩汽車,房間里頭鉆來鉆去的小人兒,像蜜蜂在花叢里忙碌穿梭,沒有一個定點。

    團體活動,倒也不是沒有。譬如體育,孩子們學著翻筋斗、跳馬、玩大風吹;譬如唱歌,孩子們圍著彈吉他的老師邊彈邊唱;譬如畫畫,每個小人兒穿著色彩斑斑的兜兜坐在桌邊涂抹。但是這些所謂團體活動,只不過是大家同時做同一件事情,并不要求規范和齊一。而且,不愿意加入的孩子盡可以獨自在一旁做他愿意做的事情。

    “他甚至還沒有上課和下課這種時間規范的概念——”媽媽似乎有點抱歉地對園長解釋,“在德國的幼稚園里,孩子們只有一件事,就是玩、玩、玩……”

    正說著,老師帶著小班蘿卜頭魚貫而出。有些孩子們興奮得控制不住,沖出門來,被園長一把逮住:“不可以!操場是濕的,今天不可以出去玩!”老師趕忙過來,七手八腳地把小逃犯歸隊。走廊下,四十個小人兒手牽著手排成兩列,等著,眼睛羨慕地望著操場那頭正從滑梯上溜下來的華安;他的褲子和襪子早就濕了,媽媽知道。

    “小朋友,手拉好,要走了!”老師大聲地發號施令。

    “去哪里呀?”媽媽驚訝著。

    “上廁所。”園長說。

    “集體上廁所?”媽媽呆呆地問。

    “對,”園長耐心地解釋,“孩子人數太多,如果上課的時間里,一下去這個,一下去那個,沒辦法控制。所以每一個小時由老師全體帶去。上課中途盡量讓小朋友克制。”

    “哦!”媽媽心沉下來,這個,安安怎么做得到;他可是渴了就上廚房拿水喝、急了就自己上廁所、累了就到角落里自顧自看書的,他怎么適應這里空間、時間、和行為的種種規范?

    ※        ※         ※

    媽媽沮喪地走出“精英幼稚園”。她真想讓她的寶貝經驗一下中國的幼稚教育,不只是學習語言,還有潛移默化的文化傳承,都是她想給予華安的,然而那時間、空間、行為的三重規格又使她忐忑不安:這真是三歲的孩子需要的嗎?

    舅媽聽了安媽媽的敘述之后,安慰著說:

    “沒關系!在臺北也有那種開放式的幼稚園,就和你說的德國幼稚園相似。不過很貴,聽說平均一個月要四千多塊。”媽媽傻了眼:“三百馬克?”安安的幼稚園也只要一百馬克,而臺灣人的平均所得是西德人的二分之一不到,這幼稚園豈不昂貴得離譜?為什么呢?舅媽搖搖頭,沒有答案;她還沒告訴媽媽,如果三歲的寶寶要加入兒童英語班、如果要加入天才鋼琴班、如果要加入文豪作家班……她想想,算了算了,讓媽媽和安安好好度假吧!

    神話·迷信·信仰

    安安踏進了一座廟,他的眼睛一亮。

    這是一個充滿了聲、光、色彩、味覺的世界。道士手中的鈴“叮鈴叮鈴”地響著,嘴里喃喃地唱著說著,和一個渺杳的世界私語。身上的紅袍耀眼似光,和神案前跳躍的燭火彼此呼應。

    那香啊,綿綿幽幽地燃著,青色的煙在清脆的鈴聲里穿梭著繚繞著上升。屋梁垂下金彩華麗的大燈籠,香煙回繞著燈籠。在回廊邊的小廂房里,一個紅袍黑帽的道士對著床上一套舊衣服作法。那是一件男人的汗衫和短褲,都是白色的。面容憂戚的家屬靠墻站著,看著道士搖鈴,吟唱——他用哭的聲音唱著:

    “回來吧!回來吧!回來吧!”

    道士拿著一個小碗,往舊衣服上噴水。

    安安緊緊牽著媽媽的手,問:“他們在做什么?”

    媽媽不知道怎么回答。

    ※        ※         ※

    從另一個小廂房里,傳來嬰兒的哭聲。

    一個腦后束著發髻的老婦人懷里抱著嬰兒,嬰兒年輕的母親一臉煩惱地站在一旁。道士手里拿著鈴,在嬰兒的頭上不停地旋轉、旋轉……媽媽注意到那老婦人發髻油亮光滑,綴著一列潤黃色的玉蘭花,注意到那嬰兒在苦熱的七月天里密密包扎在厚毛毯中,孩子的臉紅通通的,有點腫脹……

    安安仰臉問媽媽:“他們在做什么?”

    媽媽不知道怎么回答。

    ※        ※         ※

    安安踏進了一座教堂,他的眼睛一暗。

    黑暗像一道鐵做的閘門,一落下來就切開了門里門外兩個世界。

頂一下
(534)
84.8%
踩一下
(96)
15.2%
------分隔線----------------------------
相關文章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麻将小游戏 在线玩 今天股票大盘多少 12生肖 好运快三是官方的吗 找个黄石麻将的微信群 入侵赌博的网站的方法 天津麻将金杠 吉林11选5分布走势图 上海快三 体彩吉林11选5怎么玩 可以赚钱的网络游戏 全民福州麻将 极速赛车小游戏 500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 25选五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