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跟那些挣扎着的善良人做朋友

时间:2019-08-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云也退 点击:
跟那些挣扎着的善良人做朋友
  
  年前我去置了点家具,从家具城出来,出口区停着两辆单厢小货车,我看见一个车厢里有个弯着腰的人影。“师傅,这是……”话还没问完,他就转过身来:“开的开的。”
  
  我报上了地址,估摸着不超过8公里的路,百元以上就是宰人。“80元。”那人想了想说。还凑合,但常识提醒我一定还有砍价的空间:“70块吧?”
  
  “呵,好吧。”他答应了,笑了笑。
  
  就是那一笑,使我疑云全消。他细长的眼角有很深的鱼尾纹,虽然穿着工装却不显得乱,关键是,那?#20013;?#37324;的善意是不掺假的。我上了他的车,坐在他的?#20063;啵?#25226;东西放在后厢里,车厢肯定不是很干净,可是我想不起来去挑剔这些。
  
  我坐过不少次卡车,经常被?#20928;?#25110;者被同行的人发配到后厢去,忍受一路颠簸,我还挺乐意,这也算是自我挑战了。公司搬迁过一次,机房主管要我帮着运送电脑。一堆大纸箱堆在后边,我负责看管。物流公司的人从主管手里接过烟卷,就像是老朋友似的,自己径直上了前排座位。“你坐后边咯。”当然,我没二话。后厢顶上有个天窗,车到半?#33606;?#25105;实在忍耐不住,站起来把?#28304;?#20280;了出去。电车线纵横交错,七零八落地勒着行道树,在天桥下面,鼻子能感觉?#35282;?#39118;,人却觉得被封在了高压舱里似的,一边觉得窒息,一边?#36824;?#30528;不停地旋转。抵达目的地后,我还能跳下车,站稳,让血液回到煞白的脸上,机房主管说:“哦,你?#23567;?rdquo;
  
  于是,我?#22253;?#36816;工人的劳苦,算是有了点切身体会。遇到议价的时候,想到肠胃里乾坤颠倒的滋味,就会不忍心。然而,社会一直在教我,跟陌生人打交道,你最需要提防的,是那些一眼看去就跟你不是同一出身的人。
  
  心理学上有个词叫“确认偏误”,你总会设法确认自己已有的观点,把新出现的反例当作例外。确认偏误导致一个人越来越深地陷入在自己的成见里,可是,有些成见,如“不要相信外地人”“不要相信乡下人”,似乎的确能为我们免去潜在的麻?#24120;?#23427;们促使我们提前防患,例如预?#24525;?#22909;价格,杜绝被人讹诈的可能。
  
  但人跟人又如此不同。我坐在?#20928;?#21491;边,面前是旧手?#20303;?#33590;杯以及干活人的一应杂物。他拿出一张胶带纵横的地图,眯起眼睛看路线。这些东西?#25237;?#20316;都让我心安,手套意味着经验,地图则显出一个人的本分——因此我对他有了信任。他的车厢与众不同,没有一丝烟味,这太罕见了。我想起学车时,负责?#20613;?#25105;的那个灰头土脸、60岁左右的男人,还算是本地人,整日烟熏火燎,逼得我在寒冬大开车窗。有一次我刹车猛了点,遮光板内还掉出一本被翻破了的《人之初》。我那个呕劲啊,就别提了。
  
  车发动后一路无话,节前道路空疏无人,加上晴天,?#37027;?#31455;十?#32622;?#26391;。快到家时,我问他是不是不抽烟。
  
  “我们家的人,?#21892;?#24618;了,没人抽烟,”他说,“我爸爸不抽,?#20063;?#25277;,现在我儿子也不抽。”
  
  “太少见了。”
  
  “哈,抽烟才好,可以显出男子汉气概。”
  
  文字很乏力,不要去信任它能够传达一个真实的画面,一种真实的感受,或者一个道理,它可能连传达一半都做不到,所以也不要执迷在文字的纠葛里面。我无法用文?#32440;饈停?#20026;什么听到这么几句简单的话,我会产生幸福?#23567;?#25105;那天背在包里,去家具城的路上刚好在读的一本书,可以借来做个旁证。
  
  这本书是日本导演?#25945;?#27915;次写的《我是怎样拍电影的》,我刚好读到?#25945;?#24341;用一位“海音寺潮五?#19978;?#29983;”的话。潮五郎说:“知识分子的弱点在于不相信自己的感性。”?#25945;?#36190;同说:“知识分子有种倾向,一味认为感性这东西是骗人的。所以,不经过?#28304;?#30340;解?#20572;?#20182;们是断然不取的……好的不?#20197;?#32654;它是好的,美的不?#20197;?#32654;它是美的。”他针对的是当时许多导演所犯的错误,他们凭自己的主观意识搞创作,使得电影“开始脱离人民大众”。
  
  ?#25945;?#26159;个老派人,三观跟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差不多,他的“寅次郎”系列对80年代的中国人有些影响。“人民”“祖国”“正确的价?#20498;?rdquo;“追求美的欲望”“主观意识”“客观环境”之类陈旧的话语在这本书中很常见,可是很奇怪,我一下子就读了进去。?#25945;?#35828;很多人瞧不起“娱乐电影”,但他们没想到,“要创作出一部具有娱?#20013;?#30340;作品是何等艰巨的任务”;他说电影人必须尊重观众,塑造的人物“要让观众感觉到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他说日本人要做出优秀的电影创作,“必须热爱日本人的文化、日本人的生活以及日本人本身”;他还说,“创作者和听众、观众之间,必须建立一?#20013;?#24515;相印的关系”。
  
  我说不清为什么会被这些简单?#33391;?#30340;话击中,就像?#20063;?#26126;白,为什么这个货车师傅的一句“哈,抽烟才好”,会让我十分感动。确实,如?#25945;?#25152;说,知识分子都不相信感性,就我所见,好像人人都在见缝插针地施展聪明,希望语出惊人,换来一片“这是你写的?太有才了”的呼声。在某一方面有知识专长的人,看谁都是外行,谁说了点什么,只要剐蹭到他的领域,哪怕只是几个数字,他?#23478;?#25343;出冷若冰霜的权威口吻码几段字出来,训谕一番。
  
  知识人的尊?#24076;?#26377;时只体现为傲慢。可是,体力?#25237;?#32773;也是专业的,他们更得有一?#21450;?#36523;,否则无法活命。工人不能玩花活:修车工必须把车修好,搬场工必须有能力把两米高的立柜挪到另一个地方。他们在入行的时候,就明白技能是谋生用的,不是拿出来炫的,除了挣钱之外没有别的回报。一个程序?#34987;?#20889;一本《美丽的编程》,一个油漆工却不会写《美丽的上漆》这样的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27809;?#21517;: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开心点心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