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刀尖(第九章 第3節)

時間:2020-01-1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麥家 點擊:
刀尖(全文在線閱讀)   第九章 第3節

  果不其然,第二天剛上班,野夫就打來電話,要我“馬上過去一趟”。

  野夫辦公桌上放著一枚金黃的子彈,我走進辦公室時,他正在擦拭锃亮的軍刀,低著頭擦了好久,方才開口問我:“金處長,知道我為什么喊你來嗎?”我說:“不知道。機關長有什么指示,請盡管吩咐,我一定努力效勞。”野夫說:“沒有指示,只有幾個問題。不是小問題,是大問題,大是大非的問題,你如果回答得不能讓我滿意,可能你今后再也沒有機會聽我吩咐了。”我沉著應對,道:“我爭取讓機關長滿意。”感謝林嬰嬰,給了我一夜準備時間,否則這場對話可能就會成為我的斷頭臺。

  “第一問題,你是不是經常在熹園招待所開房間過夜?”

  “不是。”

  “有過嗎?”

  “有過。”

  “什么時候?”

  “嗯,應該是今年8月……24日。”

  “今天是12月7日,都過去這么久了,你怎么記得這么清楚?”

  “因為那是個特殊的日子。”

  “怎么特殊?”

  “就在那天晚上,一伙重慶叛賊企圖暗殺機關長的客人白先生。”

  “嗯,這確實是個特殊的日子。第二個問題,那天晚上你和誰在那兒過夜的?”

  “只有我一個人。”

  “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你家在咫尺之外,為什么非要去熹園過夜?而且恰恰是那天夜里,熹園發生了這么大的事。”

  “這……”我的遲疑是故意的。

  “這你要說清楚,否則——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有人已經來告你的狀,說你是重慶的奸賊,參與了那天夜里的謀殺活動。”

  “這……簡直……機關長,這是誣蔑,我對皇軍忠心耿耿。”

  “除非你能對自己的行為解釋清楚,否則我也懷疑你,因為太離奇了,你從來不去那兒過夜,恰恰在那天你去了,怎么解釋?”

  “這是巧合。”

  “當然有這種可能,可我不是要你解釋,我是要你回答問題,你去那兒干什么,是好玩嗎?”

  “沒有……機關長,那天晚上,我本來……”我心須支支吾吾,因為馬上要說到靜子了。

  “說,不要吞吞吐吐的,吞吞吐吐我會懷疑是在現編瞎話。”

  “機關長,那我說實話,請你理解我,我……妻子已經走了一年多了……前不久,我交了一個女……朋友,那天晚上我想約她去那兒……過夜的,可最后她不同意……我們一塊兒在對門餐廳里吃了飯后,她不愿跟我上樓……就走了。我因此心情很不好,又想反正房間開了,就在那睡了一夜,沒想到正好碰上叛賊作亂,太倒霉了。”

  “可我聽說事實并不如此。”

  “就是這樣的,不信機關長可以派人去問。”

  “問誰?”

  “我女朋友,她……就是……機關長……您的……”

  “我知道她是誰,可她并不是你的女朋友。”

  “誰說的?”

  “這你別管。”

  “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好,就算是你的女朋友吧,可據我所知你那天根本不是要帶她去過夜,你的女友親口告訴我們,你帶她去熹園不過是為了借她證件訂房用,享受優惠。”

  “這……我怎么好意思直接對她說……就……編了個說法。機關長,說實在的,當時只是我的一廂情愿,我不可能……直接說什么的,包括對招待所里的人說的,我也是瞎編的。”

  “你對招待所的人是怎么說的。”

  “我說……是她……要會男朋友……”

  “嘿,你確實很會編,可能你對我說的這些都是編的吧?”

  “沒有,沒有,這是事實,這種事……怎么說呢,機關長,我……還是第一次,我怕有人傳到保安局去,總想……掩蓋……”

  “是嗎?”

  “是的,那時我們關系還沒有像現在這樣……好……后來,吃了飯,我……請她去房間,她有點看出我的用意,就沒去。”

  “現在很好嗎?”

  “還好。”

  “好到什么程度?”

  “不瞞您說,機關長,昨天晚上……我們……就在一起……”

  “干嗎?過夜嗎?”

  “嗯。”

  “在哪里?”

  “在莫愁客棧。”

  野夫久久盯了我一會兒,叫隨從進來,讓他馬上打電話給莫愁客棧,了解昨天晚上是否有一對男女在那兒登記過房間。我在竊喜——昨天晚上,我接到林嬰嬰的電話后,知道野夫一定會追查這事,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連夜把靜子約了出來。沒多久,隨從回來匯報:“莫愁客棧查了登記冊,沒錯,昨晚十點多的確有一對男女登記住宿,男的叫金深水,女的叫……”野夫揮手不讓他說,他從隨從的目光里已經讀到這個名字:遠山靜子。其實我身上有假名證件,靜子也可以用假名登記,可昨天晚上我偏偏要用真姓大名。

  隨從走后,野夫對我拍了桌子罵:“你膽子真不小,連我身邊的人也敢……碰!”我說:“機關長,我們是真誠相愛的。”他沖到我面前,刮了我一個耳光,聲嘶力竭地訓斥我:“你配對她說‘愛’這個字嗎,她是皇軍的巾幗英雄,你不過是……”他顯然是想說“一條狗”,可他忍住沒這么說。他氣得團團轉,我把早準備好的話一古腦兒端出來,侃侃而談:“請機關長允許我冒昧地說兩句,愛這個字也許不屬于每一個人,但我作為皇軍的忠實信徒,我想我應該是有權愛皇軍的每一個人的,包括機關長,我也深深地愛著您。正因為有這份愛,我們才甘愿為皇軍出生入死,以生命作證。”野夫轉過身來,意味不明地看著我。我繼續說:“有人懷疑我對皇軍的愛,正如機關長懷疑我對靜子的愛一樣。機關長懷疑我是因為不了解我,有人懷疑我,把我指責為蔣匪,企圖置我于死地,其險惡用心不言而喻。據盧局長說,就在不久前有人也曾向機關長指控他是蔣賊,今天又說我,到底是誰?機關長多次強調,我們保安局內部有異黨分子,我認為想把我置于死地的人就有異黨分子的嫌疑。機關長也許會懷疑我對靜子的愛,但總不會懷疑我對皇軍的愛吧。”

  我清清嗓子還想說,被他一聲斷喝封住喉嚨。他叫我閉嘴,叫我滾,正中我下懷。我標準地敬禮,恭敬地告辭,都是事先設想好的。出了樓,被風一吹,一股冷氣直逼我胸膛,我這才發現,渾身上下已被汗水浸透了。

  回保安局路上,我正好遇見盧胖子坐車出去,所以回到樓里我便直接上樓去找林嬰嬰。她看到我,笑嘻嘻地關了門,一邊說:“終于把你請上來了,金處長,難啊。”我說:“謝謝你。”她問:“看來你已經過關了。”我又說:“謝謝你。”她明知故問:“野夫召見你了吧。”我說:“幸虧你給的消息及時,否則……我會措手不及的,謝謝你。”她說:“喲,你說了幾個‘謝謝’了,跟我這么客氣干什么,把你的客氣給另一個女人吧。”我問:“誰?”她說:“還能有誰,當然是靜子小姐哦,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昨天晚上你把她約出來了。”

  我盯著林嬰嬰看,心里在想:這個妖精,什么東西都瞞騙不了她。“這叫逢場作戲,沒有別的辦法,這個時候,我能理解。”林嬰嬰笑著說,像是在安慰我。我無語。她又笑著說,“你就把自己想成秦時光吧,革命需要你有時扮演一下秦時光。”我面露苦惱,語氣誠懇,“靜子小姐……并不像你們想的那樣……她是個……好人……”她又笑了,說:“你不會真愛上她了吧?愛情會降低人的智商,你可不能動真格的,動了真那你就真成了秦時光了,嘴就管不住啦。”我說:“不會的。噯,秦時光怎么知道我那天晚上在熹園過夜的事?”她說:“是招待所的那個領班跟他說的。”果然如此!我說:“看來我得給他一點顏色看看。”她問:“誰?”

  我說:“秦時光。”

  她說:“對,你必須掐死他對你的懷疑。”

  我說:“我得找一個借口對他發一次難。”

  她問:“野夫沒有同你說是他告的狀?”

  我說:“嗯。”

  她說:“那確實得找個借口,否則他會懷疑是我出賣了他。”

  這天下午下班時,林嬰嬰給我打電話說,她已幫我想好借口:我在勾引她,今天晚上她會跟秦時光這么說,讓我等他來找我發難,然后我再反擊。我又說謝謝她,她說:“你以為我為你做的這一切能用一個謝謝了掉嗎?我不要你謝,你該知道我要什么。”我當然知道她要什么,我安慰她說:“你放心,我不會告發你的。”她居然哈哈大笑一陣,說:“這不是我要的,這你早就給我了。”我說:“那你要什么?”她說:“做我的同志。”我說:“你在做夢。”掛了電話。其實,我還想對她說:你是個得寸進尺的家伙。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如何买股票新手入门 广西快3豹子最大遗漏值 青海11选5在线购买 浙江20选5开奖号 赣南好友麻将瑞金麻将 免费代理股票平台 新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多多棋牌? 警方破获股票配资诈骗 广东麻将app 快三走势图今天 5分彩最新开奖结果 富贵王国 捷报比分app苹果 吉祥棋牌app 哈尔滨麻将单机版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