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村長的謀殺(9)

時間:2020-01-1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劉震云 點擊:
故鄉天下黃花(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一部分 村長的謀殺(9)

李文武忙說:

"倒茶不倒茶,老掌柜,我公務在身,今天來打擾你,你多擔待吧!"

這時老馬倒不著急,說:

"馬股長,這事是瞞不過你。可你明白,李老喜確實不是三個孩子給殺的!當初我兒孫殿元,可是李老喜給殺的!"

"真是窮山惡水出刁民,你村盡出些人命案!我看司法科不要設到縣里,設到你村算了!"

"老馬,今天還算不錯,三個人犯抓住兩個,還怎么了?以前還沒這樣過哩!回去你給科長說說!"

李文武這時倒佩服老馬,連連點頭:

這邊老馬、股員帶著人犯坐馬車走了。老馮和老得,分別被綁在馬車兩邊的大轅上。馬車上了路,氣氛有些緩和,老馬、兩個股員都解開了衣服,開始說笑。股員說:

屋里剩下孫老元和老馬。這時孫老元說:

姐夫打個哈欠說:

路黑小老婆說:

"咦,怎么讓他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許布袋呢?"

"馬股長,我哥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許布袋能早一個時辰跑,必是有人給他通風報信。這通風報信還能有誰呢?必是孫家的人!"

又勸哥哥:

李文鬧說:

孫老元將袁大頭直接裝到老馬口袋:

李文武說:

李文武嘆息:

"說綁人就綁人了?嚇唬不住誰!當是這陣勢我沒見過哩!"

李文鬧說:

第二天,科長回稟縣長。誰知縣長這兩天心情不好。這一段縣里土匪四起,社會秩序不穩,上峰責備下來,縣長正想抓兩個土匪殺了,鎮一鎮地面,可土匪哪里是好抓的?現在見送來兩個刁民,就想將他們充數,于是說:

老馬拿出煙袋,照他們倆人頭上一人來了一下,接著吸著煙說:

這時旁邊一個股員說:

忙讓孫毛旦給兩個人家送去些糧食和布匹,讓他們好好辦兩人的喪事。兩人的家屬倒不錯,都沒有找孫老元來鬧,都說:

"老掌柜,我盡力而為吧,可這是人命案兒,怕也有些不好辦呀!"

"少東家,我公務在身,還是先辦了公事,再去你家打擾不遲!"

李文武給解釋:

"是我害了他們,是我害了他們!"

"老掌柜、老掌柜,快讓他們放了我們!"

"你本事大你去吧,看你能把人綁回來!"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當初為了殿元,我不也來過?讓你有信兒去報告我,沒有報告,我就不知道是誰殺的了;這回人家報了案,我就說這回吧!"

"老馬,我們哥倆兒啥都99lib?net沒干,人是布袋嚇死的,我們也就是在麥棵里看個馬!"

消息傳到馬村,苦主李文鬧、李文武十分不滿意。李文武說:

路黑小這時哭了,揪著自己的衣裳襟說:

"誰不想抓人?他不是跑了嘛!封門不管用,停會不要封了!"

老馬見一個財主一個勁兒給他磕頭,這才緩過勁兒來,說:

"老馬,你這斷的是哪門子案,我在麥地偷聽了兩句話,犯王法了?"

就給老馬上酒。

"老馬,他們不用綁,他們并不是人犯,他們只是個證人!"

孫老元聽說老馮老得被殺,也嚇了一跳,埋怨老馬不仗義,白拿了人家的袁大頭和芝麻。想到老馮老得對他的忠心,也有些傷心,落了幾滴眼淚,連說:

老馬說:

"該不是孫老元和孫毛旦吧?"

老馬說:

"老馬,七個孩子是個事,我看,也別往縣里綁了,就在這里對對算了!"

"股長今天來,能抓住兩個兇手,也算不錯。許布袋那里,煩股長再操些心,哪天堵住給抓了也就算了!"

"還有兩個人?還有誰?"

"對啦,就是要這個證人,到大堂上好對質呀!"

說完,就和另一個股員帶著老馮老得,去了李文武家。李文武李文鬧早在門口等著。因過去老馬曾綁過李文鬧,關過他幾個月,李文鬧見老馬有些不自然;老馬卻不在意,見他該怎么打招呼,還怎么打招呼。李文武李文鬧見老馬果真綁了老馮老得,心里也很高興;可一見沒有許布袋,急忙問:

"老馬,我心粗嘴笨,不會說個話,老馬多擔待吧!"

李文鬧李文武大吃一驚,急得跺腳:

"就是找土匪,也只好再等一等了,剛殺了老馮老得,動靜別一下弄得太大!"

"老馬是縣上的官員,平時請都請不到,哪里能說打擾!"

"跑了怕什么,跑了和尚跑不了寺,等會你再去一趟,把門給他封了!"

李文武怪哥哥不會說話,又賠笑臉對老馬說:

"老馬,咱們去吧,這個案兒好破,兇手在那明明白白擺著,到那綁人就完了!"

"黑妮,不是說你犯法,是讓你到縣里對質!"

接著又用巴掌搧自己的耳光:

老馬說:

"老馬,這回不會殺了我們吧?"

一個股員就趕緊去馬棚拉馬,騎上就朝楊場跑。這時老馬向孫老元拱拱手說:

李文武也有些后悔,說:

"股長英明,股長英明!那99lib.net我回家準備去了!"

"一個是路黑小,一個是路黑小他老婆!"

"這個老娘兒們,她倒難纏了!"

老馬這時嘆口氣說:

老馮老得這才癱到地上,不敢再說話。老馬問:

老馬當下把盒子抽出來:

"我說不該找老馬,你非要找老馬,看看事情辦的!老馮老得他殺了,真正的兇手還留著,等于仇一點沒報!"

"誰讓你愛當這個副村長,誰讓你愛充人物頭!老掌柜,這回我可改了,以后打死我,我也不充人物頭了!"

"馬股長,都怪幾個孩子不懂事,也是我管教無方,早依我報告馬股長,殿元的仇也報了,也不會出現這事。可李老喜確實是被嚇死的,不是殺死的,馬股長明鏡高懸吧!"

孫老元孫毛旦一聽這話,眼前都一黑,張張嘴,都說不出話。老馬又一笑,命令兩個股員:

老馮老得忙說:

"必是孫毛旦那個家伙!孫老元、孫毛旦都不是好東西,害我爹必是他們出的主意!許布袋跑了,索性把孫老元、孫毛旦兩個抓起來抵上算了!"

老馬帶著兩個股員,就去了孫老元家。孫老元正在屋里吸煙,孫毛旦在旁邊站著,忽然見老馬端著盒子進來,后邊還跟著兩個股員,兩個嚇了一跳,孫老元趕快迎出來:

老馬說:

"殺你們不殺你們,不是我老馬能做得了主的,得回稟科長縣長,看他們怎么定吧!按說事情是不大,也就看個馬,可你們這倆人比較可惱!你們一個喂馬的,一個做飯的,不好好喂馬做飯,摻和到人家事里干什么?仇氣是人家李家孫家的仇氣。人家為啥有仇氣?爭村長哩!你們在里邊忙乎什么?你們把李老喜殺了,村長就輪到你們了?你們不還是做飯喂馬?你們跟著人家跑什么?說你們傻,你們就是傻;說你們是刁民,也不為過。依我的脾氣,還是殺了你們好!省得以后再跟人瞎摻和!"

"殺錯了,殺錯了,讓殺許布袋,誰知竟殺了老馮和老得,倒讓許布袋給跑了!"

老馬來了。仍帶著他的兩個股員。這次的老馬,不比以前的老馬,腰里新添了一架盒子,與人說話,動不動就拍拍它。李文武前去告狀,派馬車去接他,老馬說:

"老掌柜,瞞不住了。據李家說,這事是有人證的,貴村副村長路黑小他老婆,那天晚上到地里偷麥子,你家三人去牛市屯害李村長,路上的話,都被她聽到了!要我把路黑小和他老婆傳來嗎?"

"就是,安安生生做個良民,比什么不好,管他誰當村長哩?誰當村長,都安安生生99lib?net做飯喂馬,保證我不抓你!"

老馬想了想,說:

老馬說:

路黑小跟在老婆后頭,仍是無精打采的。偏偏在胡同口又碰上孫老元。孫老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出來探聽消息,見了路黑小,頓著拐棍說:

李文武怪股員插嘴,忙又磕了一個頭,

接著又對李文武說:

可老掌柜也只是搓手嘆氣,老馬端起盒子說:

"老馬,許布袋跑了!"

"老掌柜,咱長話短說吧,事情發了,你家干兒許布袋、馬夫老馮、伙夫老得,合伙謀殺李村長,被人告了!我今天來,是來拿人犯了!"

老馬推著袁大頭說:

老馬瞪了股員一眼:

"老馬饒命,老馬饒命,這次饒了我們,以后再不摻和了!"

"封門管屁用,得把人抓住呀!"

"知你不缺錢花,可你的錢是你的,這是我老頭的一點心意!"

又對孫老元有些感激:

老馮老得連連點頭:

"嚇死和殺死,有什么區別?"

李文鬧問:

正說著,老馮、老得已五花大綁被兩個股員推進來,老馮正在喂馬,老得正在和面,突然被人五花大綁綁了,嚇得魂早飛了。見了孫老元,才會說話,一個勁叫:

兩個股員當下就拿著繩子下去了。這時孫老元緩過勁來,向孫毛旦使眼色。孫毛旦會意,溜出屋子,扒墻到后院,又繞道出村,也顧不上騎馬,斜踏著莊稼地就往楊場奔去,給許布袋報信兒。

"老掌柜,這是何必,我又不缺錢花,叫別人看見,倒是我老馬愛財了!"

孫老元急著說:

"你是不懂啊!我們先去你家吃飯,兇手知道我們來,不早跑了!先綁了兇手,再到你家吃飯,我心里,你心里,不都踏實了?"

兩個股員說:

老馬說:

"馬股長不去,兇手肯定難以伏法。請馬股長念小民的冤情,親自動身去一趟。要是股長不去,小民也不活了!"

于是,可憐馬夫老馮、伙夫老得就被殺了,人頭被掛到了城門樓子上。由于天越來越熱,哄了許多蒼蠅。三天以后,頭就有些發黑發臭了。

"老掌柜,我也是沒辦法,李文鬧的小攮子逼到我胸口!"

老馬聽她這么說,倒不說話。這時李文武說:

股員說:

"什么看馬?看馬和殺人是一樣的!沒人看馬,另一個兇手也不敢殺人!這樣的刁民,簡直就是土匪!殺了他們!將他倆的人頭掛到城門樓子上!"

李文武趕緊趴到地上磕了個頭:

說著,將盒子炮拍到了桌子上。

老得說:

"照你說,我現在開一槍,把你嚇99lib?net死,我還是兇手了?"

"姐夫,兩個刁民,沒有大事情,也就看個馬,放了他們吧!"

酒喝到下午,老馬、兩個股員要帶著老馮老得回去了。臨上車,突然老馬又說:

  "你說仇咱還報不報了?要報,不還得去找土匪,真是脫褲子放屁,多費二回事!"

李文鬧瞪著眼:

"我騎馬去找,聽鄰居說,早跑了一個時辰了!"

李文武見老馬發了火,急忙解釋:

這樣把老馮老得解到縣里,下了大牢。第二天,孫老元又讓人給老馬家里送過來一布袋芝麻。老馬收下芝麻,就去給司法科長匯報情況。司法科長是他姐夫。案情簡單說過,老馬說:

孫老元孫毛旦一聽老馬的口氣,知道事情壞了,孫毛旦當時就有些篩糠,孫老元到底老練些,仍笑著說:

"馬股長,小民冤情太大,爹被人殺了,馬股長不去,兇手難以懲辦,求馬股長給小民做主!"

李文鬧說:

孫毛旦見事情漸漸平息,騎馬到大荒甸子上給許布袋送了個信兒。許布袋聽說沒事 了,也漸漸從大荒甸子里走出,又到楊場和馬村活動。有人看見他們,有天天快黑了,兩人在一起騎馬打兔子。

"是哩,是哩!"

然后讓股員把老馮老得臉對臉綁到一棵大樹上,進李家去吃酒。酒吃到一半兒,另一個股員回來了,報告:

老馬說:

"先去把老馮、老得、許布袋給我綁了!"

李文鬧跺著腳埋怨弟弟:

"對質?我和黑小到縣里對質,家里七個孩子誰管?老馬,你索性連我七個孩子也綁走得了!"

老馬心里這才舒坦些。

"請股長先到舍下用飯!"

"都是多虧老馬,都是多虧老馬!"

"老掌柜,你歇著,我告辭了,兩個人犯我先帶走。回頭通知他們家屬,把鋪蓋送到大牢里去吧!"

"是我把事情辦壞了,老馬依靠不得!"

老馬板著臉說:

孫老元攤著手說:

"對啦,還有兩個人,也得綁起來解到縣里!"

老馬跺著腳說:

"老馮老得都死了,不在他那干了,還送糧食和布匹!"

"老馬,冤枉啊!李村長近日死了不假,可并不是我家人害的?老馬你是明白人,孫李兩家,歷來有仇,這是栽贓陷害呀!"

"說說是要說說,就是李文鬧那個家伙不會說話,跟我還犯賤哩!當初不是我,能從大獄里給他放出來?"

"綁了還不老實,再說話我崩了你們!&qu九_九_藏_書_網ot;

"我知道了,看縣長怎么說吧!"

老馬一聽這話不高興,把酒杯放下說:

"下手,抓老馮、老得和許布袋!"

"那還等在這里干什么!還不趕緊騎馬去綁他!"

老馬笑了笑:

"聽說他不住在這里,住在老家楊場!"

"看這事情辦的!"

這時老馮插說話:

李文武問:

聽老馬這么說,李文鬧、李文武也沒話說。老馬就叫兩個股員下去,到路黑小家,把路黑小和他老婆給綁來了。副村長路黑小仍失魂落魄的,見人來綁他,就讓綁,沒說什么,倒是路黑小他老婆大叫大鬧,見了老馬還叫:

"你起來吧,殺人償命,民告狀官不能不究,這是自古的王法,何況咱們民國了!我這兩天本來心口疼,不能亂跑,念你爹被人殺了,我去一趟吧!想他兩個佃戶,一個地痞,殺了人就能沒事兒了!"

接著指揮兩個股員:

"喲,老馬來了,毛旦,趕緊叫人倒茶!"

"當初不該找老馬,當初不該找老馬!"

"縣里要殺他,有什么辦法?"

"許布袋呢?"

這樣,老馬和兩個股員,被李文武接到馬村來了。一進馬村,李文武說:

老馬坐到椅子上說:

"殺他沒殺他,到縣里過過堂再說吧!"

"黑小黑小,咱爺兒們在一起不錯,你怎么這么坑害俺呢?"

老馬見他頂嘴,心里更不高興,拍了拍身上的盒子炮說:

"當初殿元確實是被李家雇槍手勒死的。我也一直想報告股長,可幾個孩子不懂事,想嚇唬一下李老喜,趁他去聽戲,就嚇唬了他一下,誰知一嚇就嚇死了,確實并沒有殺他!"

李文鬧見老馬真耍開脾氣,也過來說:

于是就在這對質。對完質,簽了字,畫了押,就把路黑小和他老婆放了。路黑小他 老婆見自己一番話起了作用,倒挺神氣,一邊回家一邊說:

"我怎么不想堵,該堵我自然會派人去堵了!就是令兄太不會說話,當初他不也因人命關過大牢!最后是怎么放出來的?"

"大少爺說這話,就是不懂官司上的事了!辦案兒抓兇手,沒聽說抓人家一家!我這是辦公事,不是替你報私仇來了!我還聽說,令尊還不一定是被人殺的呢,還可能是他自己嚇死的呢!"

老馬一聽李文鬧的話,又不高興:

這時孫老元趕緊到里屋拿出幾十塊袁大頭,往老馬手里塞:

老馬仍咕嘟著嘴說:

"放心,已經派人到楊場綁去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pk10计划ap 甘肃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预测一定牛 河南体彩快赢481开奖查询 幸运28微信群 股票t0交易平台合 海南麻将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pc蛋蛋规律 平特一肖怎么买容易中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方法 心悦麻将天天输什么原因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大唐盛世棋牌官网版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