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六章 第3节)

时间:2019-08-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阅读)   第六章 第3节

  不光是教授和野夫在操心我与静子的暧昧关系,还有一个人?#20154;?#20204;还操心着呢,他就是刘小颖瘫痪在床的丈夫陈耀。

  陈耀曾是我的部下,也是重庆的同志,明的暗的都与我在一个时空里,朝夕相处,交情笃亲笃深。几个月前,灾难降临,陈耀在外面吃饭,与一个人发生争吵,那人先出手打人,扇了陈耀一个响耳光。陈耀是大个子,体力过人,打架是不让?#35828;模?#26368;后把对方打趴在地。那人逃走后,喊来一个鬼子报仇,鬼子举着手枪闯进餐厅,毒打陈耀。陈耀不敢还手,任其?#21019;?#25196;威。鬼子打够了就走人,原先被陈耀打趴的那家伙一直没机会泄恨,临走前顺手操起板凳打了陈耀一个拦腰。就这一手把陈耀彻底打趴了,打断了脊梁骨,造成高位瘫痪,只能卧床不起,把一家子的生计和军统的工作都压在了刘小颖一人身上。他们有一个小孩,叫山山,才五岁,陈耀瘫痪后,家里的日子过得十?#30452;?#33510;,孩子都养不起,只好送回老家。我一直以?#31995;?#20301;领导的身份,尽可能照顾他们,给刘小颖张罗起这家书店,挣点小钱,聊以?#28909;鍘?#25105;曾多次给卢胖子施加压力,想把刘小颖弄到保安局来工作,哪怕打个临工也好,但胖子始终不答应。

  后来我了解到,陈耀其实早就操心起我和静子的关系,那是林婴婴刚到南京不久的时候,他是从我的部下小青那儿听说的。作为前同事,小青?#32423;不?#21435;?#32431;?#38472;耀,有时是?#37326;才?#22905;去的,比如?#30171;?#31859;、送包药什么的。小青是个性格很开朗的姑娘,对人很热情,话比较多,有一次她偶然跟陈耀说起我和静子的事时,多了一句嘴,说:“我觉得,那个静子园长一定是?#19981;?#19978;我们处长了,她老是给他打电话,我们处长一接她的电话也老是放不下,没准他们在谈恋爱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耀觉得这是个非常大的事,小青一走便让小颖?#39029;?#28779;钳,通知我去书店。

  我去了,手上拎着一小袋红薯,大大咧咧的,老远就嚷开了:“小刘,?#32431;?#20154;啰。”刘小?#27604;?#24773;地上来迎接我,有意大声地说:“啊哟,金处长,你怎?#20174;?#32473;我们带东西来了。”我说:“谁叫我是处长呢,陈耀好吧?”刘小颖接过东西说:“好的。”里面的陈耀听见了,立?#21019;?#22768;喊我进去。

  屋子被一排书柜当中隔开,外面是书店,里屋是他们简陋的家,陈耀就躺在里屋,一张散发着贫寒气的破床上。我被陈耀喊进去,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却不?#23567;?#25105;连忙上去扶起他,帮他坐好,责怪他说:“这屋里跟战场上一样烟雾腾腾的,你怎?#38383;?#36825;么多烟啊。”他说:“心里烦着!”我说:“有什?#26149;?#28902;的,你该烦的都烦过了,别老是在死胡同里打转转。”他气呼呼地说:“我是为你?#22330;?rdquo;当时林婴婴刚到,我心里偷着乐,对他笑道:“为我烦?哈,我这几天乐得简直做梦都是高兴事,你应该知道吧,组织上给我派来了一个人,很能干的……”他打断我说:“别跟我说组织上,今天只说你。”我想,除了组织上的事,我还有什?#26149;?#35828;的呢?

  陈耀点了一支烟,很严肃地对我说:“老金,你今天得跟我说实话。”像我对他说了不少假话似的。我不无疑惑地问他:“说什么?”他问我:“你和那个日本……女人,?#38477;?#26159;什么关系?”这让我有些意外和尴尬,一时无语。他急着追问:“你说啊,?#38477;?#26159;怎么回事?”我说这是组织上?#25165;?#30340;。他问:“?#25165;?#20320;们谈恋爱吗?”我说是的。他瞪大眼睛,一时不知说什?#26149;茫?#39039;了半晌,说:“你……老金啊,他是野夫的外甥女你知道吗?”我说:“我怎么不知道,正因为这样,组织上才?#25165;?#25105;去接近她,她身上有货。”他几乎喊了起来:“不是货!而是祸!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老金。”我说以后的事谁说得准,走一步算一步。他白我一眼,哼一声,说:“老金啊老金,亏你还是个聪明人,怎么就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鬼子的女人你能要吗?”我说:“我不要,可你知道这是工作需要。”他依旧激动地说:“工作需要也不能往火坑里跳啊。老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兄弟,你是我大哥,亲大哥,比亲大哥还亲,你听我一句劝,不能再这样下去,你必须要跟她分手,否则你以后要遗臭万年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他依然慷慨陈词:“如果说当伪军是为了生计,还情有可原,可跟日本婊子好那是绝对没人会原谅你的,你知道吧老金。”我想谁跟婊子?#26151;耍?#38745;子不是婊子,我也没跟她好过。我有些不高兴,说:“我知道。”他说:“知道就到此为止。”我说:“问题是革老不会同意的。”陈耀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他?#27604;?#19981;同意,可你也不是必须听他的,全听他的我们就都完了。这个人,我现在不信任!”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就这意思,别听他,听我的,我才是为你好,他啊,就是要我们为他好,为他卖命,我已经为他卖了命,现在轮到你为他卖命了。”我说:“你这就有点胡?#35845;?#32544;了,你出事……完全是偶然。”他说:“不错,我是跟人打架出了事,可是我要不为卢胖子干活,我会去那种地方吃饭吗,那是汉奸开的饭馆!可是你再想,我凭什么为卢胖子干活,还不是为了他,否则谁要穿那身臭?#30772;?”他指指挂在墙上的衣服,接着说,“要没有组织,宁愿饿死也不要穿这身黄鼠狼的臭皮!”他越说越激动。?#37326;?#24944;他,“是的,我们都是为?#35828;彻?#25165;穿这身?#30772;?#30340;,我跟静子接近也是为?#35828;彻?rdquo;他说:“可天下有几个人知道你这是为了工作,以后革老死了,知道的人都死了怎么办?别说以后,就是现在,你跟她相好的事情一旦公开,保证有人背后朝你吐口水,走在大街上说不定还要挨黑枪呢。赶紧想办法,让那婊子死了心,远离你!”我敷衍了事地说一句:“有什么办法呢?”他说:“找个女人,成个家,她就死心了,你也就安顿了。”

  据刘小颖说,这之后陈耀整天都在?#32842;?#20026;我找女?#35828;?#20107;,有时也跟她商量,谁最合适。刘小颖倒是马上想到一个人,就是革灵。中华门牺牲后,革灵很可怜的,每次见到刘小颖都哭哭啼啼的。革灵和中华门的夫妻关系是?#36824;?#24320;的,刘小颖觉得我们结合还是蛮不错的。刘小颖跟陈耀这么一说后,哪知道反而让他灵机一动,突发出一个灵?#23567;?#20182;觉得自己虽然没死,其实已是行尸走肉,跟死没两样,当男?#35828;?#19981;了,做父亲做不成。与其让我去“可怜”革灵,还不如“可怜”他陈耀,让我娶小颖,这样至少对小颖和孩子是有好处的。孩子才五岁,需要人照顾啊。

  事后我知道,刘小颖坚决不同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26376;邸?/small>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开心点心客服
最新股票指数 足球竞彩公式 广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打字赚钱是怎么回事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500 ewin棋牌安卓版下载 投注技巧四招搞定双色球蓝号 网络棋牌机器人规律 黑彩赚钱吗 新疆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地下城倒卖什么赚钱吗 买彩票正规网站 内蒙古11选5彩经网 双色球尾数走势图 山东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江苏十一选五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