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龍尾堡(四)

時間:2019-06-0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嚴步青 點擊:
龍尾堡(全文在線閱讀)  > 四
 
  龍頭寺是一座千年古寺。相傳建寺之初,寺內只有一個老法師,一個風高月黑之夜,一伙殺人放火的歹人來到龍頭寺,爬兩丈高的寺墻對他們來說如履平地。歹人們爬上墻頭,卻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只見大殿之下,慈眉善目的老法師端坐在蒲團之上,一手撥弄著胸前的佛珠,一手持卷誦經,而聽經者竟是黃河灘中的野狼、狐貍等野獸,它們一個個圍在老法師周圍,專心聽經。好奇之下,歹人們也一個個趴在墻頭聽了起來,想不到老法師那深奧的佛法,竟立刻將這些殺人放火者的心溪牽引,一個個聽得入了神,竟一時忘了自己為何而來,來干什么。
  老法師講到一半,有一只野狼打起了哈欠,老法師走過去輕輕地拍著它的頭說:“聽經的時候不要睡覺,莫非你想起昔日曾經作惡,難入佛門?其實,佛法的根本就是要明其心志,蕩其塵垢。我佛講究善惡報應,但我佛也講寬恕,只要跳出三界,誠心禮佛,即使以前作惡多端,也可寬恕,墻頭上的人,不知你們可聽清楚了嗎?”聽了老法師的話,那些伏在墻頭上的歹人驚得紛紛落墻,頃刻間頓悟佛法真諦,從此洗心革面,皈依佛門,全部成了老法師的弟子。那個作惡多端的歹人頭領,還成為佛法高深的大德高僧,龍頭寺隨之也逐漸成為方圓百里內的名院大寺。
  龍頭寺為方圓百里內的名院大寺,自然出過許多大德高僧。現任住持法宇大師不但佛法高深,精通佛事,又能觀測天象,預測禍福,而且精通醫術,許多疑難雜癥,一經法宇大師調治,立時藥到病除。吸引了方圓百里的香客來此跪拜,他們或燒香拜佛,求簽問卦,或祈福避禍,求醫問藥,龍頭寺更是一年四季香客如織,香火旺盛。
  遠望龍頭寺,其內不但廟宇宏大,氣魄雄偉,古柏參天,老遠就給人一種名剎寶寺的威嚴感,更由其中的一樓一塔而聞名。塔叫鎮龍塔,共八層,高大雄偉,聳入云霄。傳說以前那條作惡的黑龍被僧人用秦王鏡制服后,僧人將其打入寺中的枯井內,在枯井之上修高塔將其壓在下面,使其不得再禍害百姓。樓叫岱祠岑樓,相傳是由魯班修建的,高三十余米,上下四層八角形,除了頂部的瓦以外全為木榫結構,通樓無一鐵釘和磚石。每層都有飛檐伸出,雕欄精致,頂部為彩色琉璃瓦,還有燒制成的飛龍、猛虎等脊獸,十分雄偉。站在樓上舉目遠望,方圓幾十里以內的景物盡收眼底,遠處的華山宛若近在眼前,也許正是因此而得名。鎮龍塔和岱祠岑樓經歷了千百年的風風雨雨,挺立在龍頭寺院內。
  太陽漸漸落山,遠遠望去,暮色中的龍頭寺顯得莊嚴而又靜穆。但這寧靜卻無法按捺住嚴裕龍和邱鶴壽心中的不安,他們不由加快了腳步,急著想早點見到法宇大師,告訴大師打井挖出銀子的情況,向大師請教遠在京城的父親是否平安,還要請大師去龍尾堡給已經昏睡了好幾天的水云姑娘診病。
  嚴家和邱家是世交,自從嚴裕龍的父親嚴鼎銘把蒙冤被推上斷頭臺的邱鶴壽的父親邱孝民從劊子手的刀下救出,邱孝民就一直忠心耿耿地跟隨著嚴鼎銘,后來嚴鼎銘進京做官,其間又兩次被罷官,邱孝民也從未離開過嚴鼎銘。按說嚴鼎銘嚴大人在京城做官,完全可以在京城購置府第把家人帶到京城居住,但是嚴大人為官多年,早已看透了京城浮華生活后隱藏的兇險,同時也厭倦了官場上的陰險和爾虞我詐,更明白自己身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伴君如伴虎的險惡處境,因此發誓不讓兒子嚴裕龍進入官場。嚴大人在京城十幾年,只有邱鶴壽的父親邱孝民一直在京城伺候嚴鼎銘的衣食起居,他的兒子邱鶴壽則在龍尾堡給嚴裕龍當管家,兩家雖是主仆關系,卻沒有尊卑之分,處得像一家人一樣。
  嚴裕龍和邱鶴壽來到龍頭寺,法宇大師和立悟和尚二人親自到寺門口迎接,法宇大師把嚴裕龍和邱鶴壽讓到禪房,立悟和尚已端上了茶。嚴裕龍喝了一口茶說:“裕龍按大師吩咐,拆了村西頭的小廟并且在那打井,不想打井時卻挖出了一個古墓,而且在古墓中挖出了大量的銀子。”法宇大師輕輕地“哦”了一聲,然后問道:“那古墓中除了銀子就再沒有其他東西?”嚴裕龍說:“沒有。”法宇大師說:“阿彌陀佛,看來那座古墓已經被人挖過了。”嚴裕龍說:“不可能,如果被挖過,盜賊怎能放過墓穴中的銀兩?”法宇大師說:“這只能說明那挖墓之人并非為了墓中的銀子,而是另有所圖。”
  “另有所圖?”聽了法宇大師的話,嚴裕龍大惑不解,就見法宇大師說道:“這說明那人挖墓的目的只是為了取走古墓中的寶物。”“寶物?”嚴裕龍于是不解地問道,“莫非大師讓我打井也是為了挖出古墓中的寶物?”法宇大師說:“一則龍尾堡的確需要打一眼水井,同時也是為了挖出并把寶物保護起來。”嚴裕龍說:“那小廟不知在那已經存在了幾百年,大師要保護寶物,為什么以前不挖,而是現在?”
  “阿彌陀佛,千百年來,由于人們對佛法的敬畏,一座小廟,就足以讓那些歹人望而卻步,可是看看當下的世道,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那些歹人為了錢財,哪里還把佛法放在眼里,別說是那些罪大惡極之人和亡命之徒,就連一個普通的無賴都敢拆毀廟宇,一個亂世就要到了……”嚴裕龍和邱鶴壽顯然聽明白了法宇大師的意思,于是擔心地問道:“這么說,那寶物……”法宇大師看出了二人的擔心,于是說道:“阿彌陀佛,請二位放心,知道小廟秘密的肯定還有另外一個人,從那人只取走寶物而沒動墓中的銀子這一點看,此人不是貪財之人,他一定也是為了護寶,因此寶物應該無恙。”
  聽了法宇大師的話,嚴裕龍和邱鶴壽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嚴裕龍于是問道:“敢問大師那寶物到底是何物?是否是秦王鏡?另外長期以來龍尾堡中有關那座古廟的傳說是否屬實?”法宇大師說:“天機不可泄露。老衲已經說得太多了。”
  看著手撥念珠神情肅穆的法宇大師,嚴裕龍又道:“請問大師,前段時間,一個在京城做官的同鄉傳來口信,說家父在朝中似乎得罪了慈禧老佛爺,幾天前同州知府又來拜訪,談話中一再嘆息做官難,做京官更難,還說出伴君如伴虎之類的話,裕龍似乎聽出他話中有話,一天到晚寢食不安,不由為父親和孝民大叔的安危擔心。”法宇大師放下念珠,為嚴裕龍和邱鶴壽續上茶水說道:“二位施主的心思老衲早已知曉,嚴大人和邱先生是二位的父親,也是老衲的故交啊,我今天早晨已為嚴大人和邱先生卜了一卦,請二位施主放心,他們雖有不順心的事,但均安然無恙。”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免费手游赚钱软件 在呼和浩特做什么比较好赚钱 即时赔率比分 在那个网站看竞彩比分 老快3开奖结果走图 假和尚卖护身符赚钱 手机捕鱼海底捞技巧 购买美元怎么赚钱 总进球 psv山脊赛车 快速赚钱 单机捕鱼2 湖北30选5 时时彩稳赚qq群 官方时时彩计划软件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下载 双色球拖胆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