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蛇 足

時間:2014-04-1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古龍 點擊: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才嘆了口氣,緩緩道:“一個人勝利之后,總會覺得很疲倦,很寂寞的。”
  孫小紅道:“為什么?”
  李尋歡道:“因為他已經完全勝利,完全成功了,已沒有什么事好再讓他去奮斗的,一個失敗了的人精神反而會振作些。”
  孫小紅咬著嘴唇,悠悠道:“這么樣說來,成功的滋味豈非也不好受?”
  李尋歡又沉默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雖然也不大好受,但至少總比失敗好得多。”
  勝利和成功并不能令人真的滿足,也不能令人真的快樂。
  真正的快樂是在你正向上奮斗的時候。
  你只要經歷過這種快樂,你就沒有白活。
  長亭,自古以來就是人們餞別之地,離別總令人黯然神傷,這使得“長停”這兩個字的本身就仿佛帶著凄涼蕭索之意。
  雨已住,荒草凄凄。
  長亭外,小道旁,正有一雙少年男女在殷殷話別。
  英挺的少男,多情的少女,他們顯然是相愛的,他本該廝守在一起,享受青春的歡愉,為什么要輕言難別呢?
  少男的身上負著劍,但無論多鋒利的劍也斬不斷多情兒女的離愁別緒,他眼睛紅紅的,仿佛也曾流過淚。
  “送到這里就夠了,你回去吧。”
  少女垂著頭,道:“你什么時候回來呢?”
  少男道:“不知道,也許一兩年,也許..”
  少女的淚又流下,道:“你為什么要我等這么久?為什么一定要走?”
  少男的腰挺得更直,道:“我早就說過,我要找到那些人,將他們擊敗!”
  他凝注著遠方,眼睛里發著光,接著道:“那些在兵器譜上列名的人,上官金虹,李尋歡,郭嵩陽,呂鳳先..我要讓他們知道,我比他們更強,然后..”
  少女道:“然后怎么樣?我們現在已經很快樂了,你將他們擊敗后,我們難道會更快樂?”
  少男道:“也許不會,可是我一定要去做。”
  少女道:“為什么?”
  少男道:“因為我不能就像這樣默默無聞的過一輩子,我一定要成名,要像上官金虹和李尋歡那么樣有名,而且我一定能做到!”
  他緊握著拳,顯得那么堅強,那么興奮。
  少女望著他,目中帶著敘不盡的柔情蜜意,終于輕輕嘆息了一聲,柔聲道:“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的,無論你要去多久,我都等著你。”
  他們心里充滿了離別的痛苦,也充滿了對未來幸福的憧憬。
  他們當然不會注意到別人。
  林下卻有人一直在注意著他們。
  直到那少年昂首闊步,踏上征途,孫小紅才嘆了口氣,悠悠道:“這少年若知道上官金虹的結局,只怕就不會離開他的情人了..”
  一個人成名后又怎么樣呢?
  孫小紅凝視著李尋歡,目中似也有淚,悄悄接著道:“他想和你一樣有名,可是你..你是不是就比他快樂?我想..你若是他,一定就不會像他這么樣做的。”
  李尋歡的目光還停留在那少年的身影消失處,過了很久,才沉聲道:“我若是他,也會這么樣去做。”
  孫小紅愕然道:“你..”
  李尋歡道:“人活著,就要有理想,有目的,就要不顧一切去奮斗,至于奮斗的結果是不是成功?是不是快樂?他們并沒有放在心上。”
  他嘴角帶著微笑,眼中發著光,緩緩道:“有些人也許會認為這種人傻,但世上若沒有這種人,這世界早就不知變成什么樣子了。”
  孫小紅目中忽也充滿了和那少女同樣的柔情蜜意,她也和那少女一樣,正為她的男人驕傲。
  阿飛站在更遠些,現在才慢慢的走了過來。
  但孫小紅還是緊緊拉著李尋歡的手,沒有松開,她并不害羞,因為她覺得她的感情井沒有羞于見人的地方。
  她簡直恨不得將她的感情當著全世界的人表露出來。
  阿飛突然道:“我想她一定不會來了。”
  他們本是在這里等林詩音的。
  林詩音和龍嘯云發生了什么事,他們并不知道,正如上官金虹的遭遇,那少年也不知一樣。
  有些事不知道反而比知道好。
  聽到“她”想到林詩音,孫小紅的手才不知不覺移開。
  但她立刻又握緊,握得更緊,道:“她跟我的好,一定會來。”
  阿飛道:“她不會來!”
  孫小紅道:“為什么?”
  阿飛道:“因為她自己也該知道,她已不必來。”
  這句話本是孫小紅問他的,但他在回答的時候,眼睛卻在凝視著李尋歡。
  李尋歡也沒有放開孫小紅的手。
  以前他每次聽別人說起林詩音,心里總會覺得有種無法形容的歉疚和痛苦,那也正像是一把鎖,將他整個人都鎖住。
  他總認為自己必將永遠負擔著這痛苦。
  但現在,他的痛苦卻似已不如昔日強烈,是什么力量將他的鎖解開的呢?
  他和林詩音的情感是慢慢累積的,所以才會那么深這。
  孫小紅和他的情感雖較短暫,但卻經過了最大的患難折磨,經過了出生入死的危險。
  這種情感是不是更強烈?
  這時林詩音已離開他們很遠了。
  阿飛說的不錯——她沒有來,因為她也覺得不必來龍小云曾經問過她:
  “你為什么不讓我去見他最后一次?”
  林詩音就又問她的兒子:“你為什么還要去見他?”
  龍小云回答的時候咬著牙,道:“我至少要讓他知道,我父親是為了什么死的。”
  龍嘯云無論做錯過什么事,現在都已用血洗清了。
  做兒子的自然希望別人知道。
  但林詩音卻不這么想,“他這么樣做,只因為他自己覺得應該這么樣做,并不是要求別人原諒,也并不是想要別人知道。”她頓了頓,又道:“他不但為自己洗清了債,也為我們還清了債,只要我們能好好的活下去,他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北单比分奖金如何计算 时时彩计划群qq大全 极速28的包盈利法8-19 欢聚麻将棋牌加盟官网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徐州承包快递片区赚钱吗 浙江11选5 下一个湖北快3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快乐时时开奖结果 闲来麻将代理招募条件 快乐12开奖结果3 辽宁35选7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500万彩票计划网 澳洲幸运10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