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十五歲生日,我離家出走

時間:2013-11-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樹 點擊:

《海邊的卡夫卡》在線閱讀 > 第 1 章 十五歲生日,我離家出走


  離家時從父親書房里悄悄帶走的不僅是現金,還有一個舊的金制小打火機(款式和重量正合我意),一把尖頭鋒利的折疊刀。刀是用來剝鹿皮的,往手心里一放沉甸甸的,刀身有十二厘米長,大概是在外國旅行時買的紀念品。另外還拿了桌子抽屜里一個袖珍強光手電筒。太陽鏡也是需要的,深天藍色的,要用來遮掩年齡。

  父親珍愛的羅萊克斯手表也打算帶走,猶豫片刻,還是作罷。它的作為機械的精美固然強烈吸引著我,但我不愿意帶價值過高的東西惹人注意。從實用性考慮,我平時用的秒表和帶報時鈴的卡西歐塑料表已足夠了。或者不如說這兩樣好用得多。我轉念把羅萊克斯放回書桌抽屜。

  此外拿了小時候姐姐和我的合影。相片同樣藏在書抽屜深處。我和姐姐坐在哪里的海岸上,兩個人開心地笑著。姐姐往旁邊看,臉有一半陰影,以致看上去笑臉從正中間切開了,就像在課本照片上見到的希臘劇面具一樣含有雙重意味。光與影。希望和絕望。歡笑與哀傷。信賴和孤獨。我則毫不羞澀地直盯盯對著鏡頭。海岸上除了我倆別無人影。我和姐姐都身穿游泳衣。姐姐穿的是紅花連衣裙式,我穿一條松松垮垮不成樣子的藍色短褲。我手里拿著什么,似乎是根塑料棍。已成白沫的浪花沖刷著腳前的沙灘。

  是誰在哪里什么時候照的這張照片呢?我為什么做出那般開心的表情呢?父親為什么只把這張相片留在手頭呢?一切都是謎。我大約三歲,姐姐可能九歲。我和姐姐果真那么要好不成?記憶中我根本不曾同家人去看過大海。全然沒有去過哪里的記憶。總之作為我不愿意這相片留在父親手里。我將相片塞進錢夾。沒有母親的相片,父親好像把母親的相片燒得一張不剩了。

  想了想,我決定帶走手機。發現手機沒了,父親有可能同電話公司聯系取消合同,那一來就毫無用處了,但我還是把它放進背囊。充電用的變壓器也放了進去。反正東西輕,知道沒用處時扔掉即可。

  背囊里我決定裝無論如何也少不得的東西。衣服最不好挑選。內衣要幾套吧?毛衣要幾件吧?襯衫呢長褲呢手套圍巾短褲大衣呢?考慮起來多得很。不過有一點是明明白白的

  ——我可不想扛著大行李以一副十足出走少年的形象在陌生的地方游來逛去,那樣很快就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或者轉眼之間就被警察領走,遣送回家,或者同當地的地痞無賴同流合污。

  不去寒冷地方即可。我得出這樣的結論。這很容易,找暖和地方就是。這樣就用不著什么大衣了。手套也不用。不考慮防寒,必需衣物足可減去一半。我挑選容易洗容易干又不占地方的薄衣服,疊成一小團塞入背囊。除了衣服,還裝了這樣幾件東西:可以排除空氣小小疊起的四季通用睡袋、簡易洗漱用具、防雨斗篷、筆記本和圓珠筆、能錄音的索尼MD隨身聽、十多張唱片(音樂無論如何缺不得)、備用充電式電池。大致就這么多了。野營用的飲具大可不必,太重太占地方。吃的東西可以在小超市里買。如此花了很長時間,終于將必需用品一覽表縮短了許多。這個那個寫上去不少,隨即勾掉。又加進不少,又勾掉。

  我覺得十五歲生日是最適合離家出走的時間。這以前過早,以后又太晚。

  為了這一天,上初中后兩年時間里我一直努力鍛煉身體。從小學低年級開始我就去學柔道,成了初中生后也大體堅持下來了。但在學校里沒參加體育俱樂部,一有時間就一個人跑馬拉松,在游泳池游泳,去區立攀?歡晡{? 體育館用器械鍛煉肌肉,那里有年輕教練員免費教給我正確的伸展運動方式和器械使用方法——如怎樣做才能使全身肌肉快速強勁,哪塊肌肉日常生活中使用哪塊肌肉只能通過器械強化等等。他們教我臥舉扛鈴的準確動作。幸運的是我原本長得高,每天的運動又使肩部變寬,胸脯變厚。在不相識的人眼里,我應該足有十七歲。如果我十五歲而看上去又只有十五歲,那么所到之處勢必麻煩纏身。

  除去同體育館教練員的交談,除去跟隔一天上門一次的家政阿姨之間的三言兩語以及學校必不可少的幾句話,我差不多不向任何人開口。同父親很早以前就回避見面了。一來雖然同在一家,但活動時間段截然不同,二來父親一天之中幾乎所有時間都悶在位于別處的工作室里。何況,不用說我總是刻意避免同父親見面。

  我上的是一所私立中學,里面幾乎全是上流家庭或有錢人家的子女。只要不出大格,就能直接升入高中。他們個個牙齒整齊、衣著干凈、說話無聊。在班里我當然不受任何人喜歡。我在自己周圍筑起高墻,沒有哪個人能夠入內,也盡量不放自己出去。這樣的人不可能討人喜歡。他們對我敬而遠之,并懷有戒心。或者感到不快、時而感到懼怕也未可知。然而,不為他人理睬這點莫如說正中我下懷,因為我必須獨自處理的事堆積如山。休息時間我總去學校圖書室,貪婪地閱讀不止。

  不過學校的課我還是聽得相當專心。這是叫烏鴉的少年再三勸我做的。

  初中課堂教的知識和技術,很難認為在現實生活中有多大用處,是這樣的。老師也差不多全部不值一提。這我曉得。可你得記著:你是要離家出走的。而那一來,日后進學校的機會幾乎等于零。因此最好把課堂上教的東西——喜歡也好討厭也好——一點不剩地好好吸進腦袋。權當自己是塊海綿。至于保存什么拋棄什么,日后再定不遲。

 我聽從了他的勸告(總的說來我對叫烏鴉的少年是言聽計從的)。我全神貫注,讓腦袋變成海綿,側耳傾聽課堂上的每一句話,使之滲入腦袋。我在有限時間里理解它們記住它們。這樣,盡管課外幾乎不用功,但考試成績我經常在班上排在前面。

  肌肉如合金一般結實起來,我也愈發變得沉默寡言。我盡可能不讓喜怒形諸于色,注意不使自己所思所想為老師和身邊同學注意。我即將融入劇烈爭斗的大人世界,要在那里邊孤軍奮戰,必須變得比任何人都堅不可摧。

  面對鏡子,我發現自己的眼睛泛出蜥蜴般的冷光,表情越來越僵硬麻木。回想起來,自己從不曾笑過,甚至連微笑都不曾有過——至少記憶中如此——無論對他人還是對自己本身。

  但是,并非任何時候我都能徹底保持靜靜的孤立。以為自己圍筑妥當的高墻一下子土崩瓦解的時候也是有的。雖然不很頻繁,但時而還是有的。圍墻在我不知不覺之間崩毀,我赤身裸體暴露在世界面前。每當那時腦袋便一片混亂,極度混亂。況且那里還有預言。預言總是如黑乎乎的水潭出現在那里。

頂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成都麻将批发市场在哪里 快三怎么玩和值 电费免费的话怎么赚钱 分分彩 ag海陆争霸游戏 捕鱼游捕鱼达人单机版 破解重庆时时彩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app下载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经典老虎机手机游戏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辽宁一定牛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云南今天 皮皮湖南麻将安卓版 刮刮乐 亿客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