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青梅竹马

时间:2019-05-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路明 点击:
青梅竹马

 
  他是个惹人讨厌的家伙,动不动就揪她的头发,往她的毛衣上放苍耳,或是在她的铅笔盒里藏毛毛虫。
 
  她要么气鼓鼓地找老师告状,要么凶狠地就地反击。他任凭她的小拳头落在身上,并不反抗。其实是有一点疼的。
 
  从小学起他俩就在一个班,到了初中还是前后座,像一对小冤家。
 
  她的短发后露出一小截白白的颈,他看着心痒,趁她低头的时候,用黑色水笔画了个大叉上去。
 
  她?#21697;?#20102;他的桌子,扔掉了他的书包,然后被几个女生簇拥着去了厕所。回来的时候整个后颈都被搓红了,还是能隐约看见那个大叉。
 
  那一回,他突然抽走了她的?#39318;櫻?#20247;目睽睽之下,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大约是摔闷了,她慢慢地站起来,一句话不说,伏在桌子上无声地啜泣。
 
  他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然后笑容慢慢地僵掉。
 
  看着她一耸一耸的肩膀,他手足无措。这么多年来,他头一次发现,原来她已经从一个凶巴巴的臭?#23601;罰?#20986;落?#27801;?#26970;动人的大姑娘。
 
  下午,他买了她爱吃的话梅和小橘子,?#20302;?#22622;在她的课桌里。从那天起,他看她的?#25239;?#21464;得不一样。
 
  他开?#21152;?#21151;读书;他吵着要耐克的球鞋;他敞开校服双手撒把,把自行车骑?#26757;?#19968;样;他对着厕所的镜子,一遍遍地,把沾水的头发梳理成郭富城的模样。
 
  一个高年级男生撞倒了她的自行车,他冲上去就打,然后鼻青脸肿地被送进校医院。
 
  开始有关于他俩的风言风语。她心中有小小的欢喜,嘴上却说:“讨厌,谁要他?#19981;丁?rdquo;
 
  为了远离绯闻,也因为隐隐的心慌,她开?#32423;?#36991;他灼热的?#25239;狻?#38738;春期的男生是那么敏感和脆弱,他因她的不理不睬感到屈辱,于是故意找漂亮的文艺委员说话。
 
  她很生气,报以更深的沉默。
 
  初二下半学期,他要转校了。临走前找了所有的同学写留言,唯独没有找她。她假装低头看书,显得无所谓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
 
  那一天,她身后的座位空了。她无精打采,觉得后背有一点凉。
 
  一个月后,班长拿来一个大邮包,里面有他给班上每个同学写的信。他在信里吹嘘?#32422;?#22312;新学校怎么厉害,怎么受欢迎,并督促大家回信,说不许忘了他。
 
  她?#20302;?#22320;拿?#32422;?#30340;信跟别人的比较,并没有什么不同,只在结尾处嬉皮笑脸地加了一句:“没人欺负你了,不习惯吧,哈哈哈!”
 
  她心里骂,神经病!她把信揉成一团塞在课桌里,过一会儿再拿出来,细细地摊平。
 
  还真有些不习惯。
 
  她咬着笔杆子给他回信,?#26149;?#21448;撕掉,撕掉又重写,?#26149;?#21448;撕掉,最后趴在桌子上失声?#32431;蕖?#22905;不知道,他写了54封信,只为了等一封回信。
 
  寄信之后的两个多月,他天天跑传达室,直到失望在心底结了痂。
 
  当她终于鼓起勇气回了一封长长的信,他已经转到另一个校区。那封信在传达室躺了大半年,被退回原处。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她按部就班地升学、恋爱、失恋、工作、相亲、结婚、生子……老公对她很好,她很满足,不觉得生活缺少什么。那个记忆中的少年变得面目模糊,像颈后的大叉,一开始那么触目惊心,最?#25214;?#28176;渐淡去。不刻骨,不铭心,只是留在皮肤上,被岁月带走。
 
  毕?#20979;?#21608;年的同学聚会,听说他会到场,她对着镜子打扮了半天,最终放弃了出门。见了又如何,那些荒废的青春不会回来。
 
  16岁想你的那片天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12年6月,他死于一场山难,队友拼了命把他从海拔七千多米的地方带下来,埋在山下的大本营。
 
  得知消息已是两个月后,她怔怔地出神。她以为?#32422;?#20250;哭,可是没?#23567;?/div>
 
  她请了假,跟老公说想去西藏。老公笑她的文艺青年情怀又发作了,转身给她买了车票和红景天。
 
  她哄好了孩子,背上了?#24515;遙?#29420;自踏上前往拉萨的火车。过唐古拉山口时,她出现高原反应,晕得昏天黑地,索性痛?#32431;?#24555;地哭了一场。
 
  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他的墓地,有一座小小的玛尼堆。碗口粗的一根柱子上歪歪扭扭地刻了他的名字,顶端嵌着他小小的照片,是一张青春不老的脸。
 
  那笑容似曾相识,?#36335;?#21018;搞完恶作剧,就这样一直笑着,笑着。
 
  雪山肃穆,经幡飘扬。
 
  不是所有的离别都有重逢。至少,我记得你。
 
  她点燃了酥?#20599;疲?#39118;很大,试了好?#22797;?#25165;点着。然后,她深深地俯下身去,额头轻触玛尼石,喃喃低语。
 
  接着,她从背包里取出一封信,在酥?#20599;?#19978;烧了。信封像枯黄的树叶,他的名字上印着红色的钢戳,“查无此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开心点心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