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谒见哈代的一个下午

时间:2012-03-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徐志摩 点击:

 
 

 

 徐志摩散文集(在线阅读) >谒见哈代的一个下午                

  一
                 
  “如其你早几年,也许就是现在,到道骞司德的乡下,你或许碰得到‘裘德’的作者,一个和善可亲的老者,穿着短裤便服,精神飒爽的,短短的脸面,短短的下颏,在街道上闲暇的走着,照呼着,答话着,你如其过去问他卫撒克士小?#36947;?#30340;名胜,他就欣欣的从详指点讲解;回头他一扬手,已经跳上了他的自行车,按着车铃,向人丛里去了。我们读过他著作的,更可以想象这位貌不惊人的圣人,在卫撒克士广大的,起伏的草原上,在月光下,或在晨曦里,深思地徘徊着。天上的云点,草里的虫吟,远处隐约的人声都?#35858;?#28789;敏的神经里印下不磨的痕迹;或在残败的古堡里拂拭乱石上的苔青与网结;或在古罗马的旧道上,冥想数千年前铜盔铁甲的骑兵曾经在这日光下驻踪:或在黄昏的苍茫里,独倚在枯老的大树下,听前面乡村里的青年?#20449;?#22312;笛声琴韵里,歌舞他们节会的欢欣;或在济茨或雪莱或史文庞的遗迹,悄悄的追怀他们艺术的神奇……?#35858;?#30340;眼里,像在高蒂闲(TheuophileGautier)的眼里,这看得见的世界是活着的;?#35858;?#30340;‘心眼’(The Inward Eye)里,像?#35858;?#26368;服膺的华茨华士的心眼里,人类的情感与自然的景象是相联合的;?#35858;?#30340;想象里,像?#35858;?#26377;大艺术家的想象里,不仅?#25353;?#30340;史绩,就是眼前最琐小最暂忽的事实与印象,?#21152;?#28145;奥的意义,平常人所忽略或竟不能窥测的。从他那六十年不断的心灵生活,——观察、考量、揣度、印证,——从他那六十年不懈不驰的真纯经验里,哈代,像春蚕吐丝制茧似的,抽绎他最微妙最桀傲的音调,纺织他最缜密最经久的诗歌——这是他献给我们可珍的礼物。”
                 
                 
  二
                 
  上文是我三年前慕而未见时半自想象半自他人传述写来的哈代。去年七月在英国时,承狄更生先生的介绍,我?#23588;?#35265;到了这位老英雄,虽则会面不及一小时,在余小子已算是莫大的荣幸,不能不记下一些踪迹。?#20063;?#35763;我的“英雄崇拜”。山,我?#21069;?#36409;高的;人,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接近大的?但接近大人物正如爬高山,往往是一件费劲的事;你不仅得有热心,你还得?#24515;?#24515;。半道上力乏是意中事,草间的刺也许拉破你的皮肤,但是你想一想登临危峰时的愉快!真怪,山是有高的,人是有不凡的!我见曼殊斐儿,比方说,只不过二十分钟模样的谈话,但?#20197;?#20040;能形容我那时在美的神奇的启示中的全生的震荡?
  我与你虽仅一度相见——但那二十分不死的时间果然,要不是那一次巧合的相见,我这一辈子就永远见不着她——会面后不到六个月她就死了。?#28304;?#25105;益发坚持我英雄崇拜的势利,在我有力量能爬的时候,总不教放过一个“登高”
  的机会。我去年到?#20998;?#23436;全是一次“感情作用的旅行”;我去是为泰戈尔,顺便我想去多瞻仰几个英雄。我想见法国的罗曼罗?#36857;?#20041;大利的丹农雪乌,英国的哈代。但我只见着了哈代。
  在伦敦时对狄更生先生说起我的愿望,他?#30340;?#23481;易,我给你写信介绍,老头精神真?#33579;?#20320;小心他带了你到道骞斯德林子里去走路,他?#36335;?#26159;没有力乏的时候似的!那天我从伦敦下去到道骞斯德,天气好极了,下午三点过到的。下了站?#20063;?#22352;车,问了MaxGate的方向,我就欣欣的走去。他家的外园门正对一片青碧的平壤,绿到天边,绿到门前;左侧远处有一带绵邈的平林。进园径转过去就是哈代自建的住宅,小方方的壁?#19979;?#29228;着藤萝。有一个工人在园的一边剪草,我问他哈代先生在?#20063;唬?#20182;点一点头,用手?#35813;擰?#25105;拉了门铃,屋子里突然发一阵?#26041;?#22768;,在这宁静中听得怪尖锐的,接着一个白?#33576;?#22836;的年轻下女开门出来。
  “哈代先生在家,”她答我的问,“但是你知道哈代先生是‘永远’不见客的。”
  我想糟了。“慢着,”我说,“这里有一封信,请你给递了进去。”“?#24708;?#35831;候一候,”她拿了信进去,又关上了门。
  她再出来的时候脸上堆着最俊俏的笑容。“哈代先生愿意见你,先生,该进来。”多俊俏的口音!“你不怕?#20223;穡?#20808;生,”
  她?#20013;?#20102;。“我怕,”我说。“不要紧,我们的梅雪就叫,她可不咬,这儿生客来得少。”
  我就怕狗的袭来!战兢兢的进了门,进子官厅,下女关门出去,狗还不曾出现,?#20063;?#25918;心。壁上挂着沙琴德(John Sargent)的哈代画像,一边是一张雪莱的像,书架上记得有雪莱的大本集子,此外陈设是朴素的,屋子也低,暗?#33080;?#30340;。
  我正想着老头怎么会这样?#19981;?#38634;莱,两人的脾胃相差?#27426;?#36828;,外面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狗铃声下来,哈代推门进来了。?#20063;?#30693;他身材实际?#21908;擼?#20294;我那时站着平望过去,最初几乎没有见他,我的印像是他是一个矮极了的小老头儿。我正要表示我一?#24576;?#25308;的热心,他一把拉了我坐下,口里连着说“坐坐”,也不容我说话,?#36335;?#25105;的“开篇”辞他早就有数,连着问我,他那急促的一顿顿的语调与干涩的苍老的口音,“你是伦敦来的?”“狄更生是你的朋友?”“他?#33579;?rdquo;“你译我的诗?”“你怎么翻的?”“你们中国诗用韵不用?”前面那几句问话是用不着答的(狄更生信上说起我翻他的诗),所以他也不等我答话,直到末一句他才收住了。他坐着也是奇矮,也不知怎的,我自己只显得高,私下不由的局蹐,似乎在这天神面前我们凡人就在身材上也不应分占?#20154;?#30340;!(啊,你没见过萧伯纳——这比下来你是个蚂蚁!)这时候他斜着坐,一只?#25351;?#22312;台上头微微低着,眼往下看,头顶全秃了,两边脑角上还各有一鬃也不全花的头发;他的脸盘粗看像是一个尖角往下的等边形三角,两颧像是特别宽,从宽浓的眉尖直扫下?#35789;?#20303;在一个短促的下?#22270;猓?#20182;的眼不大,但是深窈的,往下看的时候多,不易看出颜色与表情。最特别的,最“哈代的”,是他那口连着两旁松松往下坠的夹腮皮。如其他的眉眼只是忧郁的深沉,他的口脑的表情?#32622;?#26159;厌倦与消极。不,他的脸是怪,我从不曾见过这样耐?#25628;?#21619;的脸。他那上半部,秃的宽广的前额,着发的?#26041;牽?#20320;看?#21496;?#24471;好玩,正如一个孩子的头,使你感觉一种天真的趣味,但愈往下愈不好看,愈使你觉着难受,他那皱纹龟驳的脸皮正使你想起一块苍老的岩石,雷电的猛烈,风霜的侵陵,雨雷的剥蚀,苔藓的沾染,虫鸟的斑斓,什?#35789;?#38388;与空间的变幻都在这上面遗留着痕迹!你知道他是不抵抗的,忍受的,但看他那下颊,谁说这不泄露他的怨毒,他的厌倦,他的报复性的沉默!他不露一点笑容,你不易相信他与我们一样也有喜笑的本能。正如他的脊背是倾向伛偻,他面上的表情也只是一种不胜压迫的伛偻。喔哈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25351;?#32447;----------------------------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26376;邸?/small>
?#20848;?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开心点心客服
福彩3d选号快报 快中彩玩法 梦幻单号挂机赚钱吗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用友软件实施赚钱吗 广西11选5首尾连号法是什么意思 澳洲幸运10是国家开的吗 棋牌下载送28元 红球位012路比值 多乐彩计划 981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浙江飞鱼开奖结果 做现货黄金如果才能才赚钱 查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网约车白天赚钱还是晚上赚钱 云南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