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土豪、城鄉結合部以及藏獒必輸的命運

時間:2017-09-1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豐 點擊:
土豪、城鄉結合部以及藏獒必輸的命運

你很難把藏獒和流浪狗聯系在一起。有媒體拍了不少青藏高原上落魄藏獒的照片,它們攻擊人類,與雪豹搶食,在遠景鏡頭中,它們泯然眾狗,一點看不出有什么威猛之處。
 
其實在城市,流浪藏獒傷人事件也時有發生。最近幾年,媒體經常報道一些被遺棄的藏獒在城市行走,它們比別的流浪狗更容易傷人。警方接到報警后,往往如臨大敵,最終會把傷人的藏獒擊斃。
 
 
大城市都出臺了養狗的管理規定,像藏獒這樣的猛犬,嚴禁在城市飼養。新聞報道中的藏獒傷人事件,大多發生在城鄉結合部。事實上,內地的很多“獒園”,也大多開在這里。對都市中人來說,這里處于監管的中心地帶,是冒險家的樂園。當然,把獒園設在城鄉結合部,更多是經營考慮,這里方面那些來自城市的富豪前來觀賞。
 
藏獒經濟崩盤有其必然性。藏獒的價格被炒到天價,2011年5月福建泉州僑鄉的藏獒邀請展上,一只純種公藏獒標價達到3000萬元以上。這可能是藏獒最后的榮耀了,當然,這只是“身價”,而不是成交價。藏獒經濟的一個特點,就是通過展覽來炒作價格,本身并沒有一個健康的市場。幾乎每個獒園,都會宣稱自己有鎮園之寶,純種血統,被打扮得周周正正,但是對普通人來說,這一切都無法印證。
 
獒園從西藏或青海購買藏獒,在獒園配種,生下小狗后售賣。很大程度上,這只是對外宣傳的一種形式,這次媒體報道青藏高原有流浪藏獒上萬只,已經成為公害,說明“藏獒產業”的基地還是在高原上,那里本來就是適合養殖藏獒的地方。泡沫破滅,內地的獒園轉身就可以開農家樂,而高原上的養殖場,就只有拋棄藏獒,任由它們流浪。
 
所謂“藏獒經濟”,本來就建立在某種欺騙之上。比較有名的藏獒養殖者是體壇馬家軍的締造者馬俊仁,他的中華鱉精和生命核能被媒體揭穿后,也轉行做了藏獒生意,發誓要培養出世界上的狗冠軍。根據媒體報道,他自稱是藏獒協會的主席,有一只叫“王子”的藏獒,低于4000萬不賣。
 
在內地,藏獒就是這樣被塑造成了一個神話。最典型的藏獒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小孩,家里養了藏獒,后來父親把它送人了,多年后少年已經長成大小伙,在陌生的地方,藏獒仍然認出了少主。這是在說藏獒的“忠”。當然,還有“勇”。我看過的一個故事是這樣的:開封的一家獒園主人帶著藏獒去動物園,距離虎舍還有幾十米的時候,藏獒發出低吼,一般的狗在這個時候已經大小便失禁了。
 
這樣的故事,賦予藏獒一種精神。“忠”和“勇”的結合簡直完美,這兩項素質,其實是中國人普遍缺乏的。尤其是勇敢和戰斗力方面,藏獒的威猛被夸大、被爭論(世界上哪種狗最能打,網上一直爭論不休)。為了制造出更威猛的藏獒,有些獒園甚至讓藏獒和體型更大的高加索犬雜交。
 
內地人對藏獒的崇拜相當值得玩味。在現代化的今天,一只更威猛更忠誠的狗,到底有什么意義?有時候,對藏獒的喜愛甚至與某種民族自豪感結合在一起,或許,我們的現代史教育也發揮了作用,一百多年被人欺負,但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犬種,總算給人以安慰。
 
現代社會,獅子、老虎這樣的野獸已經喪失自由,被人類囚禁在各種動物園中。藏獒為人提供了一種野獸的假象。“它只忠誠于一個主人”,這樣的傳說,把野性和奴性完美地融為一體,其核心還是為了滿足膨脹的人類虛榮心。藏獒作為“人的延伸”,可以讓主人感到更強大、更有力。
 
馬俊仁在接受采訪時曾說:外國人寵物養得很好,但我就是不服氣,我要培養出世界上最好的狗。他在說這話的時候,把藏獒和寵物狗混為一談。恐怕沒有幾個藏獒的主人,會贊成稱馬俊仁的說法。在他們心中,藏獒和普通寵物狗有本質上的不同,它是有靈性的,有精神的,甚至擁有了主體性。
 
藏獒作為一種審美,是典型的土豪趣味:城鄉結合部,百萬身價,好勇斗狠。養藏獒,既不是農業生活方式,也不屬于都市生活,而是出于中間的的某個階段。“獒園”作為一個空間和場所,不同于農村的狗舍,也不同于城市的動物園,更不同于公寓中白領為愛犬網購的狗窩。獒園不僅是養殖場,還是展覽中心,有時甚至是斗獸場,處于違法的邊緣。
 
那些養藏獒的人,大多數都是地市級的暴發戶。隨著經濟的發展和轉型,社會提倡一種更規范、更合法的經營,時代最終會要求土豪文明起來,再養藏獒就顯得不合時宜了。2005年前后,是藏獒崇拜的頂點,到了2013年,移動互聯網催生的新經濟成為潮流,炫耀養藏獒,就顯得特別土氣了。
 
更重要的是房地產業的影響。隨著城市化的深入,很多城市的城鄉結合部都被拆遷得差不多了。那些城市中流浪被擊斃的藏獒,其主人也許同時“喪失了”家園。城市變得更現代,更透明(攝像頭大量增多),同時也擠壓了藏獒在城鄉結合部展覽、游蕩的可能性。
 
當然,對藏獒來說,最本質的還是身份問題:藏獒是否可以成為城市居民飼養的寵物?隨著城市的擴張,它必須成為寵物,必須進入大量鋼筋水泥構建的樓盤,這樣它才能生存。
 
 
即便政策允許飼養,藏獒必須降低自己的身價,要和房價相適應。即使在北京,一套上千萬的房子,藏獒價格超過百萬的話,仍然會讓業主肉痛。中國大城市的居住形式,決定了藏獒很難在都市立足。藏獒需要大范圍的活動,而小區的花園,被業主視為共同財產,不會允許藏獒的漫步。
 
城市對藏獒的拒絕,不僅是經濟上的,也是文化上的:白領不但沒有經濟條件來購買藏獒,也不會接受它的威猛和野性。“萌寵”,要得到白領的喜愛,狗必須是“萌”而不是“猛”。城市居民最喜歡的狗大概是泰迪,個子嬌小,可以討好任何人,甚至具有了社交功能。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开心点心客服
双色球预测专家最准确 河南快3开奖遗漏 时时彩杀一码方法如下 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奖金数 北京pk10输了三百多万 老快3开奖号码 18选7 188nba蓝球比分直播 3d胆码 6开什么店面赚钱 丫丫湖南麻将 极速飞艇 江苏时时开奖规则 倍投方案 稳赚快三 重庆时时技巧 摆摊卖手工水饺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