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20197;?!

雨枫轩

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

时间:2019-08-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
 
 
  我的小表到了七点四十分时,天光还不很亮。停船地方两山过高,故住在河上的人,睡眠仿佛也就可以多些了。小船上水手昨晚上吃了我五斤河鱼,吃过了鱼,大约还记得着那吃鱼的原因,不好意思再睡,这时节业已起身,卷了铺盖,在烧水扫雪了。两个水手一面工作一面用野话编成韵语骂着玩着,对于恶劣天气与那些昨晚上能晃着火炬到有吊脚楼人家去同宽脸大奶子妇人纠缠的水手,含着无可奈何的妒嫉。
 
 
  大木筏都得天明时漂滩,正预备开头,寄宿在岸上的人已陆续下了河,与宿在筏上的水手们,共同开始从各处移动木料。筏上有斧斤声与大摇槌彭彭敲打木桩声音。许多在吊脚楼寄宿的人,从妇人热被里脱身,皆在河滩大石间踉跄走着,回归船上。妇人们恩情所结,也多和衣靠着窗边,与河下人遥遥传述那种种“后会有期各自珍重”的话语。很显然的事,便是这些人从昨夜那点露水恩情上,已经各在那里支付分上一把眼泪与一把埋怨。想到这眼泪与埋怨,如何揉进这些人的生活中,成为生活之一部分时,使人心中柔和得很!
 
 
  第一个大木筏开?#23478;?#21160;时,约在八点左?#25671;?#26408;筏四隅数十支大桡,泼水而前,筏上且起了有节奏的“唉”声。接着又移动了第二个。……木筏上的桡手,各在微明中画出一个黑色的轮廓。木筏上某一处必扬着一片红红的火光,火堆旁必有人正蹲下用?#27490;?#29038;水。
 
 
  我的小船到这时节一切业已?#25165;?#23601;绪,也行将离岸,向长潭上游溯江而上了。
 
 
  只听到河下小船邻近不远某一只船上,有个水手哑着嗓子喊人:
 
 
  “牛保,牛保,不早了,开船了呀!”
 
 
  许久没有回答,于是又听那个人喊道:“牛保,牛保,你不来当真船开动了!”
 
 
  再过一阵,催促的转而成为辱骂,不好听的话已上口了。“牛保,牛保,狗×的,你个狗就见不得河街女人的×!”
 
 
  吊脚楼上那一个,到此方仿佛初从好梦中惊醒,从热被里妇人手臂中逃出,光身跑到窗边?#21019;?#30528;:“宋宋,宋宋,你喊什么?天气还早咧。”
 
 
  “早你的娘,人家木驳全开了,你×了一夜还尽?#36824;唬?rdquo;
 
 
  “好兄弟,忙什么?今天到白鹿潭好好的喝一杯!天气早得很!”
 
 
  “早得很,哼,早你的娘!”
 
 
  “就算是早我的娘吧。”
 
 
  最后一句话,?#36824;?#26159;我想象的。因为河岸水面那一个,虽尚呶呶不已,楼上那一个却业已沉默了。大约这时节那个妇人还卧在床上,也开了口,“牛保,牛保,你别理他,冷得很!”因?#24605;纯?#21448;回到床上热被里去了。
 
 
  只听到河边那个水手喃喃的骂着各种野话,且有意识把船上?#19968;鎰部?#24471;很响。我心想: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我倒应该?#32431;此?#19988;很希望认识岸上那一个。我知道他们那只船也正预备上行,就告给我小船上水手,不忙开头,等等同那只船一块儿开。
 
 
  不多久,许多木筏离?#35835;耍?#35768;多下行船也拔了锚,推开篷,着手荡桨摇橹了。我卧在船舱中,就只听到水面人语声,以及橹桨激水声,与橹桨本身?#35805;?#21160;时咿咿哑哑声。河岸吊脚楼上妇人在晓气迷蒙中锐声的喊人,正如同音乐中的笙管一样,超?#34903;?#22768;而上。河面杂声的综?#24076;?#20132;织了庄严与流动,一切真是一个圣境。
 
 
  我出到舱外去站了一会。天已亮了,雪已止了,河面寒气逼人。眼看这些船筏各戴上白雪浮江而下,这里那里扬着红红的火焰同白烟,两岸高山则直矗而上,如对立巨魔,颜色淡白,无雪处皆作一片墨绿。奇景当前,有不可形容的瑰丽。
 
 
  一会儿,河面安静了。只剩下?#38050;?#23567;船同两片小木筏,还无开头意思。
 
 
  河岸上有个蓝?#32423;?#34915;青年水手,正从半山高处人家下来到一只小船上去。因为必须从我小船边过身,故我把这人看得清清楚楚。大眼,宽脸,鼻子短,宽阔肩膊下挂着两只大手(手上还提了一个棕衣口袋,里面填得满满的),走路时肩背微微向前弯曲,看?#21019;?#22788;皆证明这个人是一个能干得力的水手!我就冒昧的?#20843;?#21516;他说话:“牛保,牛保,你玩得好!”
 
 
  谁知那水手当真就是牛保。
 
 
  那?#19968;?#22238;过头?#32431;纯词?#25105;叫他,就笑了。我们的小船好几天以来,皆一同停?#30679;?#19968;同启碇,我虽不认识他,他原来早就认?#35835;?#25105;的。经我一?#21097;?#20182;有点害羞起来了。他把那口袋举起带笑说道:
 
 
  “先生,冷呀!你不怕冷吗?我这里有核?#36965;?#20320;要不要吃核?#36965;?rdquo;
 
 
  我以为他想卖给我些核?#36965;?#19981;愿意扫他的兴,就说我要,等等我一定向他买些。
 
 
  他刚走到他?#32422;?#37027;只小船边,就快乐的唱起来了。忽然税关复查处比邻吊脚楼人家窗口,露出一个年青妇人鬓发散乱的?#20223;?#21521;河下人锐声叫将起来:“牛保,牛保,我同你说的话,你记着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27257;?#30721;: 点击我更换图片
开心点心客服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最新一期体彩号码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一定牛 买彩票的方式赚钱 185选号 排列三走势图300期 918棋牌游戏官网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58彩票平台澳门五分彩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 网络知名小说家赚钱吗 双色球合买的规则 杰克棋牌游戏手机版 河北快三走势图